Site Loader

“对不起,谢谢啊。今天我家孩子参加书法比赛,明天还有算术比赛,也不知道怎么样了,有点担心。”

“哟,老板娘,你家孩子真厉害,要参加这么多比赛啊。我记得你家是个女儿吧?”

“对,我家是个女儿,今年念初二呢。”

“那祝你女儿在比赛得奖啊。”

“谢谢。”

吴佩琴:“……”

吴佩琴勾了勾嘴角,带着一抹笑容,走向了陈婕的摊子:“老板娘,刚才听说,你女儿去参加比赛了。”

“是啊。大姐,你想买点什么?”

“……”大姐,陈婕看着比她老多了好吗?“我自己看着拿就行了。老板娘啊,你女儿多大了,在哪儿上学啊?”

“初二,育材中学。”提到女儿,陈婕笑呵呵的,脸上闪现一阵阵的淡采。

吴佩琴:“这么巧,我女儿、儿子也在育材中学念初二呢,可能跟你女儿是同学。”

“是吗?”这是真的巧,“你女儿在哪个班啊?”

路边的绝美少女让人留恋

“二班。”

“叫什么名字?”

“吴臻臻……”

吴佩琴主动往陈婕的跟前凑,是为了打探消息的,谁知道,陈婕的反应竟然是这样的。

“吴臻臻?滚!”

唐果很少在陈婕的面前提同学的名字,陈婕唯一知道的就是吴臻臻。

只可惜,吴臻臻这个名字在这个月已经臭掉了。

吴佩琴脸一拉:“老板娘,你这是什么态度,还做不做生意了?”

手下败将,也敢开口让她滚?

吴佩琴明知道,陈婕什么都不晓得,越是这样,吴佩琴在陈婕的面前越是有一股优越感。

想着陈婕每天这么辛苦,在大太阳底下摆摊,赚的钱最后是她的,吴佩琴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高兴。

跟唐德良这么一个没有本事的男人,唯一的好处就是让她踩在了能干的陈婕的头上。

陈婕黑着一张脸:“你女儿不是个好的,冤枉我们家果果,你的生意,我还真不做。孩子年纪不大,心眼不少,你女儿做过的坏事,要不要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替你宣传宣传?”

做生意和气生财,不是对上吴臻臻的妈,陈婕不会是这种态度的。

要这种态度,那就是在赶客人。

可龙有逆鳞,陈婕和气,知道吴佩琴是吴臻臻的妈,她的和气就变成了怒气。

“老板娘,她女儿怎么了?”

大家又不是第一次问陈婕买东西,陈婕在这儿摆摊好多年,老熟人了。

看到好脾气的陈婕这么不客气,大家自然忍不住好奇了起来。

陈婕:“她女儿不要脸,自己不学好,写了封情给男生,自己不敢送,偏叫我那个傻闺女帮忙。我家果果老实,真给送了。最后,她女儿竟然告诉老师说我家果果早恋!”

“哇,现在的小姑娘,这么坏?”

“姐妹儿,你家孩子要好好教,怎么可以干这种事情呢?”

“就是,还是个学生呢,不在学校好好学习,搞对象,冤枉人。”

“啧啧,陈姐家的孩子是好孩子,老优秀了,今天明天都有比赛要参加。你们家孩子该多向陈姐家的孩子学习学习……”

吴佩琴:“……”

面对众人的指责,吴佩琴很是狼狈,这会儿的她在陈婕的面前是怎么也抬不起高贵的下巴了。

“不是,事情不是这样的,你们怎么可以听她的片面之词,我女儿在学校可是好学生……”

吴佩琴想解释,可惜解释不过来啊。

那些人相信陈婕的话,又不认识吴佩琴,态度肯定有偏向。

看到这个情况,吴佩琴黑着一张脸,只能逃离。

继续待下去的话,反倒是让陈婕占了上风。

看到吴佩琴终于回来了,一脸苦大愁深的吴臻臻眼睛亮了亮:“妈,怎么样了,都打听清楚了吗?陈婕到底给孟老师送了多少钱,孟老师对唐果那么好?”

只要调查清楚这件事情,到时候,她不但要唐果倒霉,也得让孟老师得到一个深刻的教训。

吴佩琴眉毛皱得紧紧的:“打听个屁,我还没问呢!”

“那你怎么不问呢?又怎么回来了?”

想到今天一大早许花打来的电话,素来柔弱如白花一般的吴臻臻脸就黑鸦鸦地臭。

不就是参加两个比赛吗?有什么好稀奇的?

更何况,还只是参加比赛,又没得奖,至于这么张狂吗?

参加个比赛都狂成这个样子,得奖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不!

就凭唐果,怎么可能得奖!

这些比赛,往年育材中学参加的人不少,年年参加,也没见到几次好成绩。

今年还派了唐果那只烂苹果去,那就更没希望了。

吴佩琴把包包往沙发上一扔:“别提了,今天真的是倒霉死了。难怪你爸不喜欢陈婕,她整一个黄脸婆加泼妇,气死我了。”

陈婕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臻臻的坏话,可笑的是,那些人还都相信了。

吴臻臻郁闷:“那怎么办?你打听不到,烂苹果现在又不理我了……”

她不甘心,她不甘心唐果耍小手段,收买了孟老师,然后在班里的日子越来越好过。

她还想把唐果踢出育材中学呢,可二班都快成为唐果的天下了。

只要有孟老师护着,唐果在二班的日子不要太好过。

没看到在算术比赛这件事情上,连许勤芳这个班长都吃了唐果的大亏吗?

所以,想要对付唐果,首先得先把孟老师给拿住了,她必须抓住孟老师的小辫子。

吴佩琴可不想再去找陈婕了:“急什么,这事儿好办。你是不是把你爸给忘了?陈婕真要给孟老师送礼了,你爸一准知道。你爸不知道也没关系,这事儿,其实还是让你爸去问比较方便。”

要不是她好奇陈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准备亲眼看看陈婕,今天也不至于丢了那么大的一个丑。

像陈婕长了那么一张臭嘴,难怪抓住男人的心呢。

吴臻臻眼睛亮了:“对啊,我怎么把我爸给忘了。烂苹果不肯告诉我,还敢瞒着爸吗?我让爸去问,这一次,他们谁都逃不掉。”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