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苏先生,真爷们!”

胖九爷翘起了大拇指,我辈之楷模啊,大丈夫当该如此,哪怕明知回家要跪搓衣板,在外面也得把腰杆挺直了。

“来,喝酒!”

苏生端起酒碗,再次一饮而尽,豪爽啊!

最终这两通电话都没接,不过酒楼的大门开了。

“总裁、李总,里面请!苏先生在等着二位。”

唐子君和李美欣对望了一眼,果然,苏生是在这里,她们猜对了,却不得不说苏生的心是真大,外面警差那么多,居然真的可以堂而皇之的待在这里。

当两女看到男人大口吃肉喝酒的情形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若非穿的还是那一身衣服,她们真的很难把苏生与照片上那个猪猪侠联想到一块。

完就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照片上让人着迷,现场却让人想去踹上两脚。

“苏生……”两女异口同声的叫喊。

“呃,你们来了啊,吃了吗,马上就给你们开一桌。”

苏生大马金刀的坐在椅子上,没有起身,他就这会能有闲暇的时间,不能随便浪费了。

治愈系邻家少女户外花园青涩唯美写真照

“都这时候了,你还能吃得下饭,你敢说,这不是你吗?”

唐子君走上前,拿着手机质问,那上面正是苏生站在天台,端着狙击枪的身姿。

“呃,是我啊,怎么了?”

苏生也没想到谁能把他拍得这么帅,可以把那人找出来,招进集团,以后就当他御用摄影师了,在找一个助理负责推特,他也学学小K,聚拢一群美女粉丝,好像可以有!

“你还问怎么了?”

唐子君当场就克制不住想把桌子掀翻,但考虑到她可能没那么大力气,又考虑要顾及男人的面子,她强迫自己忍了下来。

不管怎么说,她是苏生的妻子,还有大表姐在这里,她们都有权利过问苏生的事情。

“苏生,你到底出什么事了?”李美欣觉得表弟那么聪明,不可能做出傻事来。

“没出什么事啊。”

不是他不想说,而是真不能说,如果让两女知道了,反而会惹来麻烦,所以,不说其实才是保护。

见苏生淡定的样子,两女气不打一处来,想摔东西。

“好了,先吃饭吧!”

苏生站起身来,人都来了,他也不可能视而不见。

当即,安排了一个雅间,饭菜早就有准备,苏生也只好在胖九爷这边失陪,这叫什么事啊!

“苏生,可以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吗,你扮演猪猪侠上瘾了?”

唐子君觉得自己已经够心平气和的了,至少没有一上来就吵架。

“对,表弟,你这样太危险了。”李美欣流露出担忧,这不是装的,而是真的很担心。

“呵呵!”

苏生突然笑了,因为想到当初也是在这间酒楼,也是三个人吃饭,虽然关系没有改变,态度却是截然不同。

“你还笑得出来,快说,不然我要武力制裁你。”

唐子君伸手指着男人,她真不是开玩笑,她就不信了,把两部的人叫上,肯定能把苏生绑回去。

“子君!”

李美欣连忙伸手挡了一下,她见识过苏生的厉害,那简直非人类,所以提什么都可以,提武力,不是给自己添堵吗。

“我们吃饭吧,还有两天半,到时候我就回来,放心,不会出什么事的,等我回来,还能赶得上药膏上市。

其余的,你们如果看到了什么,不要多想,因为看到的,未必就是真实的。”

这话说得有点云里雾里,但也算是有个交代了。

没等两女开口,他忽然把背包拿了过来,里面放着一个盒子。

“这是我上次出去带的小礼物,你们一人选一样,还有半个小时,我又要跑路了,时间不多。”

两女同时蹙眉,她们都有太多的疑惑,但难得的,见苏生说得这么认真,也既然说了没问题,可能真的是吧。

“什么礼物?”

李美欣率先被盒子所吸引,这好像还是苏生第一次有送她东西。

唐子君虽然有太多话想说,最终却克制了,只要是苏生不想说的,她肯定也问不出什么来,而且当时飚车后,苏生和一个女人走了,却转眼出现在这里,反而证明和那个什么女人没有瓜葛,这可能是意外的好消息吧。

之前苏生已经送过三次礼物给她了,生日蛋糕不算,那是她自己买的,其余三个,无论是玉器还是葫芦,又或是长剑惊虹,她都非常喜欢。

所以这次有好东西,不能让表姐抢了先。

“我看看!”

唐子君说着就凑了上去,金属盒子不算太大,但是很牢固,而且居然需要苏生的虹膜加手势解锁,保密度很高啊。

“这些都是什么呀。”

盒子一开,首先映入眼帘的居然两本古书,可能价值很高,但对于女人来说,送这种东西,是不是,要注单身的节奏?

“下面还有,你们先看看,每人只能选一样!”

他把东西带出来,原本就是打算送人的,除了最开始放在家里的收藏,他总共只有几次收获,一是在神农氏的遗迹,二是在澹台家的宝库,之后抢劫了澹台真人,最近一次是吴家宝库。

所以虽然东西不多,但每一件都是宝贝,不敢说天价,但至少是有价无市,想买你都买不到。

“哦!”

两女都顾不上吃饭,都没到饭点呢。

李美欣占据有利位置,眼疾手快把两本书拿到手中,原本想看看,但忽然被下面的东西吸引,连忙把书放下,去拿别的东西。

唐子君虽然心里不爽,但又不好表现得太过了,反正只能选一样,她就不抢了。

她索性把两本书拿了起来,可是这是什么玩意儿?她就认出了一个阵字,看不懂,放到一边。

然而第二本书,她却瞪大了眼睛,光看封面就知道是一本曲谱,翻开后,只扫了几眼就被吸引。

“苏生,这书你从哪里来的。”她的手紧紧拽着曲谱书,说什么也不会放手了。

“你能看得懂?”

苏生把两本书放进去,就是想看看与谁有缘,没想到曲谱最终还是被冰山挑中,这是他逃不掉的劫吗?

(本章完)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