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死亡的森冷,此时此刻,如若无数钢针,刺入楚言的血肉、骨髓、灵魂。

白胡子长老的手掌在楚言的眼越来越大,越来越近。

这一刻,楚言感觉自己的呼吸猛然之间,变得急促起来,他的心脏,剧烈狂跳,频率超出平时两倍之多,体内的鲜血,疯狂涌动,甚至可以清楚听到声音。

面临死亡的刹那,楚言身的潜力,都被激发,之前一直还没有完掌握的七星乱风步第五星步法,在这一刻,完美展现。

唰!

人影一闪,楚言已经出现在了擂台的另外一侧。

白胡子长老的掌风应声而落。

轰!

之前楚言站着的擂台,整个炸开、坍塌,木屑漫天飞舞,在空气之,炸成齑粉。

滚滚气浪,冲击的周围林家族人,都脸色发白,纷纷往后退去,脸露出又惊又怕的神色。

一愣之下,白胡子长老才发现,自己刚刚那一掌,竟然被对方躲了过去,拍了个空。

堂堂凝脉境修士,竟然没有能够杀死一个真武境!

清甜可爱的小美女图片让人沉醉

而且是在众目睽睽之下。

顿时之间,一股恼羞成怒的情绪,涌白胡子长老的心头。

“楚严!孽畜!我必杀你!”白胡子长老一声怒吼,杀气沸腾,连他四周的空气,此刻都被扭曲,发出阵阵摩擦的声音。

“凝脉境——”楚言牙关紧咬,苦苦支撑。

虽然本身的实力,已经超越了同阶武者,但是毕竟没有能够感悟到天地灵气,没有能够成为凝脉境的修士,这间的鸿沟,绝对不是普通人能够想象的。

刚刚能够避开这白胡子长老的一掌,已经实属侥幸,要是对方真的力出手的话,楚言没有信心可以撑下去。

“摧心掌!”在这一刻,白胡子长老一声大吼,五指张开,如狮、如虎、如豹、如狼,朝楚言狠狠拍来。

四周的空气,如同开水一般,彻底沸腾起来,出现肉眼可见的翻滚。

楚言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是被浸泡在了粘稠的海水一样,要挪动一下,都要耗费极大的力气。

“我绝对不会这么轻易被你打的!”楚言眼,戾光爆闪,尸山血海搏杀而出的杀意,这一刻也被彻底点燃。

和楚言的目光一个对视,这白胡子长老都感觉心脏一抽“这厮——好大的杀性!”

“怒龙盘绞杀!”楚言一声大吼,手臂筋肉,传来拉伸的声响,力一击,要轰出。

算被你打,我也要废你一条胳膊!

在这个时候,一道白色的身影,陡然之间,如惊鸿一般,从不远处掠来,动作轻灵,但是又格外迅捷。

白衣如雪,青丝如墨,纤细玲珑的身段,带着少女特有的体香,刹那之间,挡在楚言的身前,一声娇喝,拍出一掌,为他挡下白胡子长老一击。

掌对掌,当空一个暴击。

砰!

轰!

仿佛是一大块钢铁原地bàozhà,震耳欲聋的声响,掀起惊天气浪。

擂台咔嚓咔嚓,连连破碎,摇摇欲坠。

擂台四周的林家族人,满脸惊骇,脸色苍白,齐齐往后退去。

甚至有一些人,此刻直接被吓得跌倒在地,瑟瑟发抖,怎么也爬不起来。

下午的阳光照在面前少女纤细的背影,楚言突然感觉心里面升起一个很妙的情绪。

一次挡在自己面前的,是小珮吧……

不过很快,楚言回过神来,惊叹于眼前这个少女的实力。

要知道,这白胡子长老可是凝脉境,而她居然稳稳接下了对方一掌。

而此刻随着少女的出现,现场众人的神色,也从一开始的惊骇,开始变得惊讶。

不远处高台的一众林家高层,此刻也是尽皆哗然。

林冲天更是往前一步,身子朝着这边倾斜过来,脸满是复杂的神色。

“怎么是你!”这个时候,楚言见到那白胡子长老看着少女,露出惊怒的神色,“妙然,你这是做什么!”

听到这个称呼,楚言反应过来,身前这个少女,竟然是自己名义的未婚妻,林家大小姐——林妙然。

“她原来今天在场,可是她为什么要挡在我面前?”楚言心冒出大大的疑问。

“崆峒爷爷,你过了。”林妙然淡淡开口,目光微微闪动,望向眼前白胡子长老。

林妙然的声音带着一丝淡淡的清冷味道,不过却很好听,让楚言有一种喝到清澈山泉般的清凉感觉。

“你这是在教训我?”林崆峒眉头皱起,眼怒意在酝酿,“你知不知道,我是凝脉境,刚刚要不是我手下留情的话……”

“无论崆峒爷爷有没有手下留情,你今天都做得太过了。”林妙然直接打断了对方的话,看她的样子,竟然一点都不给林家这个长老面子。

此刻站在林妙然身后,楚言突然有点想笑。

这种感觉太妙了,林妙然这是在护着自己?可是自己分明根本没有见过她呀。

“林妙然,你不要以为你成为了玄月门的弟子,可以为所欲为!”林崆峒脸色阴沉,往前踏了一步。

林妙然丝毫不退,语气依旧淡淡,但是眼眸却是渐渐冷了下来“崆峒爷爷,你也不要以为自己是凝脉境,可以凌驾于规则之。”

眼见林崆峒被气得鼻孔一张一翕,楚言顿时这个“素未谋面”的少女大生好感。

“你!”林崆峒怒哼一声,正要再说什么,猛然之间,惊声道,“你、你凝脉境了?”

哗——

刹那之间,现场如同炸开锅一般。

所有林家族人,都情不自禁发出连连惊呼。

“什么?妙然姐晋升凝脉境了?”

“这怎么回事!”

“这不愧是妙然,不愧是被玄月门看的天才!”

“我们林家又多出来一个凝脉境了!”

“可不止这样,妙然可是十六岁的凝脉境,整个长青镇的历史,都没有出现过这样的天才!”

一时之间,处处都是林家族人惊声大喊的声音。

林冲天显然也没有料到这一点,急忙跃到此刻破破烂烂的擂台,一把抓住林妙然的手腕。

看他的样子,似乎是在查探林妙然的境界,但是身子却是隐隐之间,将林妙然护在了身后。

眼见这一幕,林崆峒的脸色顿时更加难看了。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