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郑局长思索了一下,道:“你让人将慕远同志近期侦办的案件情况写成一份报告,包括之前在华成区的那几件大案,另外将三次二等功的事情也写上去。回头我拿着这份资料去给主要领导做个汇报,成不成就看领导的意见了。”

冯局立马摆出一副笑脸,道:“由郑市长您出马,再加上我们的实际工作情况确实需要,领导一定会慎重考虑的。”

“希望是吧!”郑局长说道,“那起诈骗案,可得好好办!我们不能让受害者死不瞑目啊!”

冯局认真地说道:“这个案子,我让小慕亲自抓,有他负责,我放心。”

“那就好!”

……

被认为很让人放心的慕远此刻正在办公室忙呢。

原本他以为自己能偷得浮生半日闲,结果发现自己根本就是个劳碌命——尽管他自己本也没打算休息。

他现在忙的事情便是梳理大丰区那边传过来的一份银行转账清单。

随着网络的发展和运行机制的优化,现在警方与银行方面的合作也进一步加深,特别是因为打击电诈犯罪的迫切需求,更是加速了这一进程。

所以,在大丰区这边提出了调取相关资料的需求之后,银行方面第一时间将相关数据给弄了出来。

这不是某一家银行的数据,而是涉及到了多加银行,数十个账户。

阳光青春少女可爱俏皮活力写真

换做以前,如此大的数据量,够警方跑十几天了,可现在却只用了不到半天时间就到手了。

不过资料虽然到手,可还得整理出来不是?那海量的数据,谁知道哪些是有用的?哪些是没用的?

这项任务交给其他人做,也能做出来,但效率无疑就低多了,准确率也不敢保证。

所以慕远决定在自己亲自操刀。

不得不说这些家伙着实非常狡猾,涉及的账户非常多,资金流转的频率也非常高。

这些账户都有相应的户主身份信息,但慕远对这些信息不抱任何希望。

要是诈骗犯罪这么容易侦破,这些人也不可能在外面搞风搞雨两三年,早被关监狱里去了。

慕远现在需要做的,就是找出这些资金到底流向了哪里——虽说他对此也没多大希望。

可这些事情做了,还有那么一丝希望,若是连做也不做,便什么希望都没有了。

慕远要做的,便是理出资金的去向,并最终根据去向把确定这个诈骗团伙的落脚点。

对于整理这类大宗的数据,慕远敢说——在座的各位都是渣渣,不许反驳的那种。

一瓶思维风暴药剂下去,人生就像是开了挂……

有时候慕远就在想,自己要不要把这思维风暴药剂捐赠一些出去,比如给科研人员,说不定能孵化出一个又一个的黑科技。

可是考虑到自己也无法解释这东西的来历,慕远还是决定继续苟着。

或许……等哪一天自己抽到无限宝石,可以无敌于天下,那倒是可以把这思维风暴药剂拿出来的。

嗯,若是神话中的那种技能也行。

分析数据的过程是很枯草的,哪怕旁边有一排的方便面等着自助宠幸。

不过在这次使用思维风暴药剂,却没有人为自己泡方便面了,只能自己动手。

好在办公室里工具非常齐全,开水壶都有两个,足够慕远一次泡上四五桶了。

虽然会因此浪费点时间,但那点时间相对于思维风暴药剂的持续时间来说,确实算不得什么。

慕远没有将资料打印出来,而是直接在电脑上查看。

这自然不仅仅是昨天诈骗的那一笔资金,而是近两年所有的流水。

以昨天发现的那一账号为切入点,所有与之相关联的账号,全部一网打尽……

时间慢慢过去,差不多过去了两个小时,这海量的数据终于被慕远处理完毕。

慕远脸上满是疲倦,直接躺沙发上睡下了。

至于刚才整理出的资料,反正存在脑子里,也不担心会丢掉。

快到中午的时候,慕远方才醒过来。

他坐回到办公桌前,在电脑上敲打起来。

这些,都是他刚才梳理出的所有资金最终落地的账号。

让慕远有些失望的是,这些钱,竟然无一例外,最终全都是通过柜员机提现的方式取走的。

每一笔金额不大,而且提现4地多集中在几个城市,其中也包括西华市。

慕远将位于西华市的柜员机罗列出来,随后将马宇叫到了办公室。

“宇哥,你安排人立刻去这些银行调取监控,时间段我都已经写出来了。”

……

这边的监控录像尚未调取出来,成斌那边倒是先有了结果。

通过对通话记录的分析,找出了所有疑似“李庆祥”与安文东联系的号码。

动过对这些号码的活动轨迹进行分析,可以确定“李庆祥”大部分活动地点都是在一个城市——徽省易宁市。

这个市不算出名,很多人甚至都没听说过。

不过在这个位于徽省的城市,却又正好与之前安文东的陈述相符合。

当初安文东收到的伪基站包裹,也正是从徽省寄出来的。

而从运营商这边查到的信息中,不仅推出了易宁市这一地方,同时还确定了一些情况。

首先,李庆祥确实经常更换电话号码,但并不是说他没换一个号码就只给一个人联系——就算反侦察意识再强,也做不到如此频繁的更换电话号码。

基本上,他一个号码会用上半个多月,期间会与多人联系。

而他所联系的那些人,很可能就有类似于安文东这种带着伪基站在各地流窜的人。

不过慕远暂时没去理会这些人,当前最要紧的是如何将“李庆祥”给找出来。

成斌坐在慕远的对面,说道:“慕队,我建议安排人去一趟易宁市。虽然这‘李庆祥’经常更换手机号码,但他肯定不会经常换手机。目前我们掌握的信息中没有手机串号等相关数据,我想当地网安部门肯定能查到这些东西的。我们得加快速度,不然等这家伙再次联系安文东,发现联系不上之后,肯定会有所怀疑的。”

慕远点了点头,道:“行!你们先过去,尽快锁定嫌疑人的身份。如果遇到困难需要我支援,立刻与我联系,我会尽快赶过来。”

“谁和我一起去?”

慕远顿了顿,二话没说,拿起手机就给冯局打了过去。

“冯局……”

没等慕远说话,冯局那边高兴地说道:“小慕啊!上午我将你们重案大队需要增加编制的事情给郑市长说了,他这边已经同意,我琢磨着,这事儿多半没问题的。”

慕远愣了愣,说道:“冯局,我不是说这事。”

“你要说什么?”

慕远道:“我们这边查到了一些线索,需要去徽省那边出一趟差。这起诈骗案,我打算让成指导负责,这次出差也由他带队。”

“关于侦查方面的事情按你的安排做就行!这方面,你小子还是蛮靠谱的。”冯局乐呵呵地说道。

慕远额头飘过一道黑线,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别扭呢?你意思是其他方面我就不靠谱了?

领导,呵呵……

“冯局,你昨天晚上说的临时成立专案组,人员什么时候能到位啊?这出差,总不能由成指导一个人去吧?”

“呃……你说的事情,上午已经安排下去了,下午上班的时候就到你们队上报到。目前先抽调了三个人,后面根据案件的侦办情况再酌情增加。”冯局说道。

慕远对此没有异议,不过还是提醒道:“冯局,根据我们目前掌握的情况,这个诈骗团伙的规模肯定不小。单纯从调取的银行流水来看,就已经超过了一千万。而且这估计还不是这个团伙的全部。在这个团伙中,分工是非常明确的,有专门负责发短信的,有专门负责转移资金的,还有实施骗术的,统筹管理的。”

冯局听了这番话,不仅没有丝毫的忧虑,反而很兴奋地道:“你放心!只要是案侦需要,警力肯定保障到位,这也是郑市长亲自做的指示。”

慕远顿时放下心来,虽然他在行政部门待的时间不长,但却也知道一件事情有没有主要领导的支持,结果是截然不同的。

“对了,你们队上有没有什么需要的?如果你们不方便去说,可以直接向我汇报。”冯局笑着问道。

慕远瞧了瞧左右,然后说道:“方便面吃完了,能不能让装财处再准备点?”

“( ̄△ ̄;)!”冯局有些郁闷,可说出来的话总不能又吞回去吧?

“行!我回头给装财处说一声。还有没有其他要求?”

“嗯……多弄几种口味,别都整红烧牛肉,吃多了腻。”慕远一本正经地说道,“另外也可以再准备一些面包、方便米饭什么的。”

冯局那边沉默了数秒,无奈说道:“你小子也别尽吃些方便食品啊!食堂里的伙食还是蛮不错的,而且就算食堂里没有了,你们也可以到外面去吃嘛,到时候报账我还能不给签字不成?”

慕远弱弱地说道:“我……也只是偶尔吃这些方便食品的。”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