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白松把公车钥匙放进了自己的桌子抽屉,对于财政状况并不良好的他来说,开这个桑塔纳比自己的车子好多了。

这次去上京,白松倒是没怎么花钱,但是良(p)好(qng)的成长过程,养成了勤(she)俭(bu)节(de)约(qian)的好习惯。

现在随着职务调了副科,白松的月薪已经过了5000,养活自己还是很轻松,白松打算发了下个月工资之后,自己也买一架无人机,想着,就给王华东打了电话。

“就搁在你那里吧,我看到有新的型号,续航有20分钟左右,主要是摄像头更高清,我就买新的了。”王华东听说这个事,直接说了几句,就把电话挂了。

白松迷茫了,按理说,他的工资应该比王华东高一些啊

和富二代交流真的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白松想了想,又给王亮打了电话。

王亮等人的第一天并不顺利,左萍萍的家很好找,但是人不好找,从左萍萍的老家人那里问过,她早就不在家了,去哪里了也没和家人说。

“你别急”,白松听得出来,王亮有点着急了,“湘南那边你也没去过吧?我记得还有各种古镇啊、国家森林公园啊什么的,可以去转转。”

“开啥玩笑啊,我这是出公差啊!”王亮无语了:“再说,哪有钱到处跑啊。”

听到你说你也没钱我就放心了白松小声嘟囔了一句,这才说道:“左萍萍拿到了这么多钱,肯定会存进银行之类的,明天你们去银行查查她的账户,然后根据这个来找她吧,我估计她会有大额消费,你们做好长时间作战的心理准备。”

“嗯呢,只能这样,好在来之前,李队都给我们做好了准备,各种材料带的比较齐了。”

“嗯,慢慢来~”

清纯学生妹运动畅饮唯美写真照

打完电话,白松心情好了很多,晚上就不回家了,白松直接在单位住了。

转过天来,白松拿好了相关手续,带着柳书元开启了提讯之路。

终于没有了车子的限制,白松重新回归了之前的提讯方案,按照原计划,按顺序给这些在押人员取笔录,先问的都是很配合民警的这部分人,这样一来工作显得轻松很多。

白松很喜欢这种充实的状态,柳书元则根本习惯不了,本来下班的时间是下午六点,但跟着白松跑,每天回来都要披星戴月。

本来看守所下午五点左右就要下班了,但是白松忙完还会跑到附近的小区和工厂找黑电台的事情,这样一来每天都得七点多才能休息。

一连忙了两天,周四下午,对一个负责公司内部采购的人那里,终于得到了一些与之前笔录和记录有明显出入的内容。

“你还记得你之前说的是什么吗?”白松平静地跟嫌疑人问道:“你之前说的都很好,很多地方也很配合,而且积极配合公安机关检举他人违法犯罪,这对你的最终量刑很有利。但是,你现在跟我说的情况,可与你之前的不符。”

每个人都会说谎,而且绝大部分人一生中或多或少的要说成百上千个谎言,无论善意还是无意亦或是故意。

有的谎言,比如说,出轨的丈夫告诉妻子,我没有出轨。这样的谎言往往能记一辈子,只要不被发现就行。但是大部分的谎言是记不清的,因为说谎的时候,就没有提前多准备,只是脱口而出,而事后自然不可能为了每一个谎言都刻意加深印象。

白松这么一问,被问的女嫌疑人的眼神就有些游离。

“你是不是在想,如何才能把这个话圆回去,这样对你最有利?”白松没给她多想的机会,“我现在这里只给你一次机会,我给你取完笔录之后,估计一时半而是肯定没人来找你了。你现在如果说实话,那你还算是坦白,否则你想坦白也没什么意义了。”

接着,白松又说道:“你们这案子同案犯非常多,你自己考虑一下吧。”

女子还是不太配合,“警官,我现在有点记不清了。”

“好。”白松指了指电脑屏幕:“你前面说的,我也都记录下来了。从现在开始,后面你的回答,就是记不清了,对吧?你怎么说,我怎么记。”

这些天取了这么多笔录,白松已经把主犯嫌疑人的状态有所勾勒。长相普通、身高175左右,体态中等,说话很少。白松的感觉,嗯这个人有点像王华东那种状态,对钱反而不是特别在乎的样子。

女嫌疑人看到白松准备结束询问,纠结了,但是还是一言不发。

“行,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女嫌疑人不说话。

“以上属实吗?”

不语。

白松直接打印了这一份,“你签字吗?不签字我直接在后面注明。”

笔录并不是一定需要签字,民警注明也一样有法律效力,尤其是白松程录音录像的这种。

这个女的自从被白松揭穿说谎的问题之后,就变得格外不配合,白松自然知道他在纠结,没必要着急,让她再自己想一想吧。

有些时候,一些人觉得自己很坚强,什么情况下都不招很厉害,其实不招就不招呗,多判刑的是自己啊

收拾完东西,白松看了看时间,应该还能再取一个人的笔录,也不拖泥带水,直接就让、通知管教过来把这个人带走,换下一个人来。

管教来了的时候,这个女的还在那里琢磨,要离开了,突然转身,跟白松说道:“警官,我想起来了,上次确实是记性不好,我重新说。”

“可以。”白松点了点头。

管教一看这个情况,重新把女嫌疑人带到了椅子上锁好,接着就关上了门离开。

“其实,我见过他三次。”女嫌疑人想通了:“他是个很有魅力的人,对钱、女色什么的都不太在意。”

“仔细讲讲?”白松一听,还确实是有点激动,但是没表现出来。

“我曾经勾引过他,他无动于衷。”女嫌疑人语出惊人,“说明他非常自律了!”

额白松看了看女嫌疑人这大姐最少也有40多了吧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