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能做九转大肠吗?喝点酒。”李隆基结束吐蕃的话题,他想喝酒,大不了明天不上班了。

他明天让人把其他吐蕃带来的珠宝送到庄子上,交给李易检查一番。

李隆基庆幸,吐蕃人得多恨自己的易弟才会想出此等计策。

要是把夜明珠送给自己,那么漂亮的珠子,自己估计会放在卧室里。

以后宫中但凡来历不明的珠子,都给易弟瞧瞧。

易弟这手段,吐蕃处心积虑,拿过来,便被识破。

李易看着李隆基:“三哥,来不及,九转大肠太费劲,”

李易不想去做,要做好长时间,尤其是处理大肠最难受。

需要来回翻肠,大肠的韧性很强,翻来翻最,最后翻出来的是一个实心的大肠,再切成段。

他那时为了图方便,就洗的时候翻肠,然后不在中间翻塞大肠,制作出来口,中间一个大窟窿。

光翻这个肠,翻出来九层,就得半个时辰。

需要用盐、醋来反复揉肠,把大肠揉薄了、揉松了,再拿长木棍来回翻,越翻越紧。

如星空耀眼般的梦幻小美女私房图片

翻完九层,放锅里烀,定型,然后切成段,继续其他处理。

一早开始做,到中午能吃,现在怎么弄?

“三哥,我给你拌个猪耳朵吧,熘肥肠都不行,没有烀好的大肠。”李易征询下李隆基的意见。

“蹄筋有吗?”李隆基不想吃猪耳朵。

嗖,葛岩这次速度最快,李隆基话音刚落,他蹿出去,到厨房问蹄筋。

其他三个太监的屁股刚刚离开椅子,又坐回去。

没用多久,葛岩端一盘蹄筋和半斤五十度的白酒回来,白酒已经烫上。

“我吃个东西还挑剔,将士们估计是能对付一口就算不错。”李隆基突然有些自责。

“他们那么拼命,不正是想让后面的人吃得更好么。

我的意思是以后征召志愿兵,府兵制会把一个地方的兵给打没。

志愿兵从全大唐征召,先招义务兵,就是府兵。

两年之后,不愿意当兵了可以不当,愿意继续当兵,变成志愿兵,像募兵制。

义务兵给补贴,志愿兵给俸禄。

区别在于募兵为钱而战,志愿兵为国而战。募兵死了没有荣誉,志愿兵死了是英雄。

咱们再搞一个大唐英雄纪念碑,士兵立了功,等退伍或专业的时候,给安排工作与官位,而不是勋位……”

李易把他那时国家的一套拿出来讲,他觉得挺好。

“羽林飞骑属于什么兵?纪念碑怎么修?”李隆基对什么兵不在乎,反正易弟说出来的不会错。

“纪念碑用石头雕刻,然后还要有各地的烈士陵园,大家给烧纸、上香、摆供品,供品摆完可以拿回家吃。”

李易继续照着来,烈士陵园的供品没人要,那是因为生活好了。

生活条件达不到,意思意思就行,别人给自己长生牌位不都是上蚊香么,而且上一会儿就拿别的屋子去了。

李易说完怎么纪念,又提羽林飞骑:“羽林飞骑是皇家兵,属于志愿兵,又高于志愿兵。”

“让他们当官行吗?”李隆基又说官员的问题,现在官员有几种方式。

考科举,考中了,朝廷安排。

考州府的课,考上了州府给安排。

自己去当刀笔吏,属于流外官。

还有一种是节度使和都督自己找的人在别处当官,朝廷承认其官职,给发俸禄。

最后一种为王府官和公主府的官,府官有机会变成地方官。

不管哪一种,要求官员能写会算,简单的写算,不是上来就写万民表、宰相书。

之前考核县令,让写个告民书都写不了,居然有不识字的人。

“当上了义务兵后开始学习,两年基本上的字会写,加减乘除能算,够用。”李易没要求太高。

他那时最开始的专业军人都不一般呢,待遇好。

大唐的许多村正就不会写字,算术的时候用算筹,需要用的东西自己背。

村子里要是有一个孩子有出息了,整个村子跟着高兴和骄傲。

“易弟你整理出来,明年开始,明年财政收入更多。”李隆基绝对照着李易说的操作,不会出问题。

“写完了,吃了饭给三哥。”李易给两个人倒酒。

李隆基颔首,早已习惯,这才是易弟,别人口中的外相。

等李易倒完两盅酒,李隆基端起来:“闻恬兰香阁现在把面膜的方子传出去了,闻恬会少赚钱吧?”

“钱?闻恬现在做的事情比直接赚钱重要,她引领潮流,她说什么,贵妇人们便信什么。

她说要修铁路,大家一同出钱,之后分红,贵妇人会回家吹枕头风。

女人一个是要聪明,另一个是要漂亮,贵妇人在闻恬兰香阁会交流怎么能够稳定自己在家中的地位。

以色事人者,色衰而爱弛。她们需要在色与才德两方面努力。

闻恬为她们提供的就是这样一个氛围,要保持漂亮,同时还得学到更多的东西。”

李易介绍闻恬兰香阁的地位,它不是仅仅卖东西赚钱。

想赚钱需要一个闻恬兰香阁?永穆公主是要找个事情干,不然太无聊了。

她喜欢教孩子,就弄一堆孩子给她带;她愿意和其他妇人接触,就给她一个闻恬兰香阁。

什么时候她不想了,随时撤掉,换一个她想的。

李隆基把酒喝了:“跟大唐的一些公主有何区别?整日里要得到一个地方的话语权。”

“区别大了,公主为了身份和地位,闻恬是开心,我能为她做得就是让她一直开心。”

李易不愿意把永穆公主跟其他的公主作对比,不一样,差太多了。

永穆公主现在的圈子在底层,不是各王的夫人了什么的。

当然,也有大家族的女人过来,包括未出阁的,在闻恬兰香阁买东西,同时学‘知识’。

“好。”李隆基就回了一个字,他承认,没有任何一个男人像易弟这样。

有的男人不让女人出去做事情,有的男人指望女人在外面帮自己。

李易则是,你愿意干啥就干啥,从不去限制,却始终保护。

“所以我准备把南曲的大家请到闻恬兰香阁教那些贵妇人,说手段,除了宫里的女人,就是南曲了。”

李易想要办班,给那些个妇人办一个班儿。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