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什么?

一石击破千层浪,在场一片哗然。

陈子楚瞳孔一缩,猛地看向姬嘉树,却发现素来沉静的友人却忽然开口,“不对。”

的确是不对,陈子楚本能就能觉得不对,许义山不可能做这种事,下一刻像是在响应他的心声,高台上许义山在一片哗然中看着嬴抱月静静开口。

“我没有教过你。”

少年握紧手中断水剑,看向台下神情复杂的震山先生,一字一顿道,“我没有教过任何人。”

震山先生点了点头,表示相信弟子的人品。

“这女人说什么呢?”

“许义山这憨子也不可能外泄剑法吧,这可是欺师灭祖的死罪……”

“一个女人居然会四大剑派的剑法,她莫不是从宁古塔里逃出来的?”

“西戎挑拨离间的奸细?”

观星台下的顿时腾起骚动,且议论越来越往危险的方向倾斜,更糟糕的是陈子楚看到有几位眼熟的师长悄悄在人群后隐去,让他心中感觉越发不妙,而这事太匪夷所思连陈子楚都想不通,心中腾起怀疑。

小清新冰淇淋女孩老巷子写真

若不是知道这女子真实身份……不正因为知道这女子身份,陈子楚却更加怀疑,这个人难道真的是西戎的……

人们面对未知的事物,就会各种猜测,而这些猜测,大都会走向阴暗的地方。

姬嘉树握紧双拳,他不愿这么想的,但他也不明白。

“该死!”

“她一定是宁古塔的余孽!是西戎的奸细!”

然而就在人们的猜测进入最**的时候,那个少女却神情清淡的开口。

阵法并不隔音,之前外围的恶毒言论那女子停的清清楚楚,但她面上神情却丝毫不变,姬嘉树甚至怀疑她这时才说话就是想多听些人们的揣测。

等等,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然而就在姬嘉树为他莫名其妙的想法愕然这时,少女清凌凌的声音却在喧闹的人群中响起。

嬴抱月看着眼前死死盯着她的许义山,只是笑了笑道。

“是我没说好,你的确没有手把手教过我。”

外围的污言秽语一顿。

许义山本就对谣言不感兴趣,他只是想知道这女子为什么污蔑他,为什么会掌握水法剑,他倒要看看这女子如何解释,却没想到她上来如此说。

“那你……”男人皱紧眉头,周围愣住的污言秽语再起。

“什么玩意儿,不是人教的还故意这么说?”

“哗众取宠,给几分颜色就以为自己能……”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少女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的确没教我,”嬴抱月看着许义山笑了笑,“但你让我看过一次。”

看过一次。

台下陈子楚如遭雷击。

他听到了什么?

看过一次?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继怀疑一次后,陈子楚开始怀疑耳朵。这女子这话的意思难道是……许义山曾经在她面前使出过这一招,然后她看到了,她就会了吗?

姬嘉树也怔怔站在原地。

“是这样吗?”他看着面容僵硬的陈子楚不知到底是何种心情,他开口问道,“义山他真的……”

“真的。”陈子楚如梦游般答道,正因他当时也在现场,一切都对上,所以他受到的冲击不亚于许义山。

“我们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许义山的确施展了水法剑,”陈子楚怔怔开口,“没错,就是这招。”

许义山当时用的那招,就是“落花流水”。

一切都对的上,但一切却又对不上。

而正如陈子楚所料在,在听到这句话高台上许义山的脸色彻底变了,身上真元涌动,猛地剑指嬴抱月开口!

“不可能!”许义山愕然道,“就算看懂剑法,没有成百上千次的练习是绝对做不到的!”

原本木然的少年脸上第一次涌动出如此鲜明的情绪,而这情绪里甚至带着绝望。

如果这女子的话是真的,那他努力到现在到底是为了什么?他相信已久的信念又到底是什么?

陈子楚心底狠狠一震,他也相信这世上的真理,也相信这世上没有一蹴而就的事,水法剑更是四剑派中最强调勤学苦练的,如果这女子想要搅乱这一秩序,那他绝不……

然而不等面前少年崩溃,高台上的少女却没有同样举剑,也没有否定许义山的话。

不是嘲笑,不是轻视,只是平静地说出事实。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练过成百上千次?”嬴抱月静静道。

“你……”双眸有些血红的许义山一怔,而台下的陈子楚和姬嘉树也怔住了。

这世上唯一知道真相的男人,在远处的榆树上静静闭上双眼。

“你到底……”许义山握剑的手有一丝颤抖,看着眼前静静而立的少女,“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从第一次见到的,那个晚上。”嬴抱月道。

远处大榆树上赵光浑身一震,猛地看向身边的李稷,“二哥,你……”

“十四天,”李稷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静静道,“她练了十四天。”

赵光想好的话没说出口,换了句话,少年干干一笑,“二哥,你还是……那么精确。”

知道也太精确了吧!

他真的一直在自己身边么?

“二哥,”赵光干干问道,“你早就知道?”

李稷点头,“嗯,我知道。”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赵光愕然问道,这人到底是怎么发现的?

“那个晚上,你不是和我一起看到她练剑的么?”李稷静静道,“草丛里,有水珠。我看到了。”

那不是自然生成的,是在那少女挥剑后产生的,她那个时候剑法都没成型,但李稷还是察觉到了。

虽然很细小,但那的确是属于那个少女的水珠,她一剑一剑,一剑一剑的重复,一剑一剑的跌倒,从十几颗水珠开始,走到今天。

而直到练成之前,那女子没有在人面前使用过一次,哪怕之前被逼入绝境,都隐藏至今。

但即便她经过无数次练习,眼前这被揭露出的事实,还是足以震惊世人。

“只看过一次,就知道怎么去练?”

陈子楚愕然看着高台上的少女,像是看着一个怪物。

四大剑派引以为豪的剑法,她一个都不会。

但是她看过一次,却能明白练法,甚至不知对错就敢去付出上千次的努力,甚至还能成功在实战中与人对抗?

陈子楚忽然转头看向身边的姬嘉树,在看到少年脸上的震惊后,他突然一股凉意从后背直冲天灵盖。

陈子楚见过很多少年天才,最可怕的天才莫过于他身边的这个人。

但哪怕是姬嘉树都没有见到过有修行者拥有这样的才能。

“可是这世上就是有这样的人。”

南楚澜沧海边,晒太阳的某位兽神微微抬起头,对那不知道在哪的仇人微笑。

“以为夺走她的记忆,她就再也无法执剑了吗?”

“不知南楚人现在领教到了没有,”躺在石头上的腾蛇笑起来,笑容神秘却有着无尽的自豪和骄傲。

就算她不记得任何剑法,她也能习得任何剑法。

在石头缝里长大的小草,只要有一丝光芒和雨露,都能成为她的养料。

她会跌倒,她会爬起,她会把一切化为自己的

这才是那名少女真正的能力。

那才是少司命林抱月,真正的强大。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