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 ,,

“来!把这灯笼挂上去!”

“鞭炮呢!赶紧拿出来!”

街道上,一片热闹景象。

一家家药坊张灯结彩,喜气洋洋。

那些掌柜,小二站在门前,穿着大红衣袍,脸上带着喜庆的笑容。

噼里啪啦!

鞭炮点着了,整一条街都洋溢着一股欢庆的气氛。

“哈哈!那唐日天终于完了!我们熬出头了!”

在鞭炮声中,一众掌柜欢呼了出声,喜极而泣。

“呜呜!太不容易了!过去这一两个月,简直就是噩梦!”一名掌柜落泪了,一边抽噎,一边擦着眼泪。

“老胡,别哭,我们胜利了,出头了!”

清纯美女日常家居清新美照活力十足

一名掌柜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那一对湿润的眼眶里,闪动着喜悦的泪花。

“是啊!出头了!”

那掌柜呜咽着,抽噎得更厉害了。

“来,上烟花!”

一群小二搬出了烟花,燃放了起来。

嘭嘭嘭!

烟火在空中绽放,分外绚烂。

“啊!多么漂亮啊!”

一群掌柜抬头看着天空,赞叹了出声。

这一刻,他们觉得未来是那么的光明,就跟这天空一样明媚。

就在这时,却听不远处,传来了一阵骚动声。

“哈哈哈!肯定是日天小儿回来,准备卷铺盖走人了!”

掌柜们大笑了起来。

“我们去送他一程!”

他们大笑着,朝着日天阁那边走去。

人群聚集而来,堵住了街道。他们奋力挤开人群,朝着那边张望,想要看到那唐日天狼狈落魄的样子。

但看了看,压根没那小子的身影,来的是一行车队,前头开道的是一辆很拉风的马车,白色的骏马拉车,车身则是纯金的,镶嵌着五彩水晶。

在阳光下,这车闪闪光。

拉风!实在太拉风了!

后面几辆马车,也是气派豪华,拉风无比。

“哇!”

众人惊叹连连。

“那是白马部落的,那是落枫城城主府的……”

很多人都认了出来,接着,便是一阵疑惑,“他们来干嘛?还有,唐掌柜呢?”

“我看……是来砸店的吧!至于唐日天,早跑了吧!”

一名掌柜道。

“对对对!肯定就是这样的!”一群掌柜都笑了起来,心情大快。

片刻后,车队行至店前,停了下来。

“们看,果然是来砸店的,这破店,早该砸了!”

掌柜们兴奋无比。

就在这时,后面几辆车上跳下来几人,匆匆忙忙走到前头那辆车前,恭恭敬敬地侍立一旁。

见状,众人愣了愣。

这什么情况?这些人可都是各大势力的长老级人物,连他们都这般恭恭敬敬,难道有什么了不得的人物来了?

咔哒一声,马车的门开了,一道身影走了下来。

众人一看,登时目瞪口呆。

原本喧闹的街道,瞬间死寂。

那一个个掌柜,更是彻底呆滞了。

车里面走出来的,可不正是那个唐日天。

没有想象中的狼狈,凄惨,反而面带微笑,意气风,更令他们难以置信的是,那些长老级的人物都迎了上去。

一个个点头哈腰,神色谄媚。

他们完懵了,脑海一片空白。

“唐掌柜,请!”

“唐掌柜,慢走!”

在一群人簇拥下,唐昊走进了店里。

店门口,赵老六呆立着,也是一脸懵逼。

这是什么情况?

太荒唐了!他肯定是在做梦!

啪的一声,他重重扇了自己一巴掌,接着便是哎呦一声,会痛,这他么不是梦!

他倒抽了口凉气,越震惊了。

一行人进了店里,门外的街道上,仍是一片死寂。

许久之后,众人终于回过神,爆出了一阵惊天的哗然声,所有人脸上都有一抹不可置信之色。

很快,一则消息传了过来。

就在刚才,唐日天一人挑尽云丹谷大师,甚至还与二级丹师论战几番,不分胜负!

众人彻彻底底地震惊了。

“假……假的吧!”有人颤声道,只觉荒谬绝伦。

这唐日天才几岁,挑尽一群大师,甚至还与丹师论战?怎么可能!

“嗨!怎么可能是假的,我亲眼所见的,这唐日天,天才啊!绝顶的天才!”

很快,整条街沸腾了。

“完了!彻底完了!”

那几个掌柜眼前一黑,好悬没晕厥过去。

“掌柜!掌柜要挺住啊!”

一群小二冲上来,搀扶住了自家的掌柜。

“老天爷,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掌柜们一脸的悲愤。

本以为这小子要玩完了,他们的好日子终于来了,可结果呢,这小子不但没玩完,还变得更厉害了,他们的前途一片黑暗。

“关门!关门!这赔本生意,老子不做了!”

“还有这衣服,他么给我脱了!灯笼都给我摘了!”

街上又是一阵骚动。

过不了多久,消息就传开了,引起了轰动。

“我靠!单挑云丹谷,还赢了?真的假的!这唐日天是变态么!”

“妈的,谁说他是冒牌天才来着!”

一时间,唐日天这名字又火了,比之前还火,名声如日中天。

当天晚上,生意就恢复了,前来买药者排起了长队。

接下来几天,生意越火爆,从落枫城到南平镇的路上,人流如潮,都是从四方而来,赶往南平买药的。

当然,也有些人是来见识那唐日天的风采的。

大大小小的势力都派人来了,带着订单,还有礼物而来。

光是收礼,唐昊就收到手软了。

这几天,唐昊忙着制药,一刻都没闲着。

“唉!太累了,这么下去,都快没空修炼了!”唐昊颇感烦恼。

赚钱的感觉虽然好,但实力更重要,现在钱赚了不少了,得注重一下修为了,这制药的活得交给别人来做。

他考虑了一下,这里的人他信不过,只能回去再说了。

再去了落枫城,采购一趟,唐昊把店交给了赵老六,径直走了,就说回老家看看。

赵老六这人,唐昊还是挺信得过的。

出了南平镇,唐昊直奔山谷,打开通道,回到了昆仑地宫。

“小子,回来啦!”

刚走出去,便是嗖的一声,一道烟气飘来。

“快快快,给我看看,这次又打劫了什么东西?”

天璇子看着唐昊,眼睛都在放光。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