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四个人就这样聊着天,边聊边吃,边吃边喝。

鲜香麻辣的火锅,滋味确实够足,够劲,不光是陈川,其他三人也是吃了一身汗。

不过陈川发现,这张梦月好能吃辣,涂着红色唇彩的小嘴张合不停,把从麻辣牛油锅里涮熟的牛肉,又沾了满满的辣椒油碟+小米椒放进嘴巴里。

陈川看得目瞪口呆,这吃过辣椒的火辣辣的小嘴……

陈川感到一阵疼。

张梦月余光注意到陈川,笑问:“干嘛看着我吃,再看我就不好意思吃了。”

张梦月放下筷子。

陈川道:“你好能吃辣,光看你吃,我就感觉辣的不行了。”

“我吃辣,为什么你会感觉辣的不行呢?你联想到了什么?”张梦月笑问。

“嗯?”陈川一听这妹子这样说,貌似……有什么别的暗示?

陈川和张梦月对了眼,两人目光之间春水交错。

而一旁,冯庆忠和朱英芹两人已经是有八分醉意。

粉艳迷人许郁庭的初秋时光

如此吃喝了两个小时。

有美女作陪,又有正宗的渝城麻辣火锅,这顿饭吃的有滋有味,比较尽兴。

冯庆忠醉眼朦胧说:“老板,我撑不住了,我只能陪您到这了……接下来,我跟我媳妇去一个地儿,能劳烦您把张大美女,送回宿舍吗?”

“行,张大美女放心的话,那就由我护送了。”陈川说。

张梦月轻轻一笑,用纸巾擦了擦嘴角,说:“我怕你什么呀,怕你吃了我吗?”

“是啊,不怕吗?”陈川问。

“不怕呀,你该怕我会不会吃了你。”张梦月笑起来,她眉眼弯弯,嘴角上扬,笑意写在她脸上,洋溢着满足的愉悦,看得出来,这顿美食,她吃的很过瘾。

“女人也能吃人吗?”陈川又问她。

“能呀,没听过吗?女人是老虎。”张梦月说,“不过我不是,我是小白兔,我只能伪装成老虎,实际上不敢吃人。吓吓你而已。”

陈川和她说说笑笑之际。

冯庆忠叫了代驾来,说:“陈董,我把车子交给你,我和英芹打车走。”

陈川道:“不用,你坐你的车,我有车。”

冯庆忠顿时明白,老板是开车从蓉城来的,便也不再多说,老板的车,肯定是豪车,肯定是张梦月没坐过的那种。

于是,冯庆忠和朱英芹又跟陈川告了别,两人坐着车子离开。

陈川叫来代驾来,让代驾先来拿车钥匙,然后去威斯汀取车开过来。

陈川和张梦月到火锅店门口等。

旁边是车来车往的马路。

冯庆忠走后,耳根子清净了不少。

陈川才发现,这位张大美女也是个话儿不多的人。

刚才在吃饭时,借着喝酒以及冯庆忠两人活跃气氛,她能跟着活泼一下。

现在剩下两人独处,她似乎有些害羞了。

“我是送你回宿舍吧?”陈川问。

张梦月俏丽的白了一眼过来:“对呀,不然你还能往哪送?”

“咳,酒店?”陈川试探问。

张梦月立刻摇头,说:“你虽然很帅,但是那也不可能第一次见面就跟你去,对不对?我喝了酒,大脑管不住嘴巴,我就有什么说什么呀,你别介意。”

“不介意,没事,我就随便问问。”陈川道。

“你是冯庆忠的老板吗?你们公司是做什么业务的?”张梦月问。

“我们公司啊……”陈川想了想,自己集团业务可不少呢,有车行,有写字楼租赁,有五星酒店,影视城,国外酒庄,西伯利亚林场,战队,共享电单车等等。

“有很多业务,不知道该说哪个吗?”张梦月问。

“嗯,冯庆忠是在电单车公司上班。”陈川道。

“电单车现在入场是不是有点晚,市场都被三家巨头吃的差不多了呀。”张梦月说。

“是啊,所以亏了很多钱。”陈川一笑。

张梦月也笑起来:“你好洒脱哎。”

这时,一辆蓝色的大宾利慕尚缓缓驶来,停在这家火锅店旁。

代驾小哥下了车,恭敬道:“陈先生,车到了。”

想必,如果取来的是辆卡罗拉,代驾小哥会大模大样的坐在车里,等车主上车吧?

张梦月看着宾利慕尚,眼中有微微诧异,但也没有特别表露出来。

陈川绅士的给张梦月开了后门。

张梦月挪动屁股坐进去。

陈川关上门,到另一边,代驾小哥为陈川打开这边车门。

“去哪儿?”陈川问张梦月。

“西南大学民商法学院西门。”张梦月说。

代驾小哥设定导航,大宾利缓缓驶入夜色中。

走了几分钟,张梦月心里就一个满满的念头,“这车好大,好舒服。”怪不得冯庆忠一个劲儿敬酒拍马,略显失态,原来这位年轻帅气的老板,是有这么豪华的座驾。

落近700万的慕尚,在哪都是极为少见的。

车子驶到目的地时,张梦月都没坐够这车,这么舒服,她真想多坐一会儿。

下了车。代驾小哥还在车上等,他一会儿还要送陈川回酒店。

张梦月看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便说:“从这到我的宿舍,还有段路,前面还蛮黑的。”

“我送你过去。”陈川说。

张梦月回头看看屁股后很大很长的车,说:“要不你先让代驾小哥走吧,他在这久等也不好……”

“行。”陈川让代驾下车先走了,反正一会儿需要,再叫就是。

在从校门口往她宿舍走得路上。

陈川找话题打破沉默,问:“刚才吃饭的时候,朱英芹给你说什么悄悄话啦?”

“你要听真话还是假话?”张梦月笑问。

“真话。”

张梦月捋了捋长发说:“她说啊,你身材好好,走路和言谈举止有韵律之美,说明肌肉控制的很好,说明……说明,你很厉害。”

“哦?说明厉害?”陈川问。

“谁知道她说什么厉害呢?”张梦月笑起来,“那你什么厉害呢?”

“通下水道比较厉害?”陈川脱口而出,说完有些后悔。因为没用【真·醒酒丹】醒酒,喝了那么多酒,也是有五六分醉意。这说辞,未免太不文雅。

“噗哈哈哈。”张梦月笑出声,捂着嘴,笑说,“你看上去这么文雅,怎么能说这个?跟你的外表完全不匹配。”

“那应该怎么说?”陈川问。

“你可以说……巫山云雨很厉害呀?或者是雨打芭蕉很厉害呀。”张梦月说。

“哦?那是什么啊?我说的是真的通下水道哦,家里堵了,都是我通的,很拿手。你说的又是啥?”陈川眨着纯洁的大眼睛问。

“我……”张梦月瞬间脸红,用手扇扇风,支吾说,“我是,我也不知道我说的是啥,我乱说的……”

其实,校门口到她宿舍到也不远。

是一排三层的小楼房,但是已经陷入了黑暗,想必是熄了灯。

到了宿舍楼下,该到了道别的时候。

张梦月忽然说:“这边……统一管电,你能送我上去吗,在3楼,我有点怕。”

“好。”陈川点了点头。

由于是研究生宿舍楼,楼管也不严。

走到楼梯上,一直到了三楼一间房间的门口。

张梦月一边拿钥匙开门,一边说说:“双人间,我和朱英芹一个宿舍的。”

陈川听了这话,再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就是傻瓜了。

看看一旁的美女,陈川一把揽住她纤细的腰肢,进了房间。

美女“嘤咛”一声,顺势凑过来,并亲吻上来。

————

PS:感谢长老始1钟1如一的打赏,感谢晞望侑伱的打赏。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