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他们一走,闻洲就跟霍文柏还有耿怀民嘀咕上了。

“你们有没有觉得,林娇娇这侄女感觉怪怪的。”

至于哪里怪,闻洲又说不上来。

霍文柏想起什么,也说了句,“确实挺怪的。”

上次林安家救人那事儿,霍文柏总觉得林四丫好像提前知道,就跟预料好的一样。

但林四丫就是一个普通女孩子,怎么可能预料到这些。

霍文柏也就想不明白而已,压根没把林四丫往重生那方面想。

而林四丫也不知道她已经引起了别人的怀疑,心里琢磨着如何跟知青们还有牛棚的几位老教授打好关系。

知青点倒是可以常去,毕竟有她小姑这份关系在,那牛棚呢…

林四丫不知道如何接近那几位老教授,因为想的太入神,到家了也没听到林安家在喊她,后对上林娇娇那若有所思的眼神,林四丫打了个激灵。

总感觉自己有啥被看穿了一样。

然而林娇娇很快移开目光,没再注意她,林四丫这才松了口气,肯定是她想多了,重生的就她一个人,而这个秘密她谁也没告诉,小姑就算觉得她奇怪,也猜不到她是重生回来的。

双瞳剪水小妹纯真模样清丽迷人

林安家救了人的事情,很快在宁水大队传了出去,老林家成了大队不少人羡慕的对象。

马大梅别提多得意了,走路都带风的,还跟人说了李明辉带了啥啥好东西给他们,把大队的那些个妇女给嫉妒坏了。

纷纷议论老林家到底走了啥狗屎运,先是那个不成器的林安北去了城里当了工人,接着就是一向存在感不高的林安家救了城里人,下次也不知道还有啥好事情发生在他们家。

然而这些人嫉妒归嫉妒,面上还是说好听的话的,这事儿一传出去,老林家几个儿媳妇的娘家当然也知道了这件事,平时都不咋来老林家的,这会儿一个个都带着家里人过来凑热闹了。

那阵仗就跟过年似的,马大梅高兴归高兴,但不代表她欢迎这些个上门来蹭吃蹭喝的亲家啊,更何况还都是拖家带口的,要是在他们家吃上一顿,不得把他们家给吃穷了?

这要是过年马大梅也就忍了,偏偏不是,等人一上门,马大梅赶紧一人一把瓜子,一把花生的把人给打发了,至于想留下来吃饭,没门。

要吃饭你们回去吃去,来他们家蹭饭算咋回事啊?他们家自个还不够吃呢。

马大梅这态度把杜春妮和唐红的娘家都给惊到了,背后跟自家闺女说马大梅的不是,“春妮啊,你这婆婆也太不是东西了,我这个做亲家的好不容易来一趟,饭都不留我们吃也就算了,就给点瓜子花生打发了?真当我们家是要饭的?”

杜春妮的弟媳也道:“是啊二姐,怎么说你也是老林家的长媳,你婆婆咋一点面子都不给你?她都这么对咱们家了,你咋一点反应都没有?”

杜春妮弟媳不说还好,一说杜老太心里也不舒服了,觉得杜春妮不知道向着娘家了,话都不帮他们说。 他们一走,闻洲就跟霍文柏还有耿怀民嘀咕上了。

“你们有没有觉得,林娇娇这侄女感觉怪怪的。”

至于哪里怪,闻洲又说不上来。

霍文柏想起什么,也说了句,“确实挺怪的。”

上次林安家救人那事儿,霍文柏总觉得林四丫好像提前知道,就跟预料好的一样。

但林四丫就是一个普通女孩子,怎么可能预料到这些。

霍文柏也就想不明白而已,压根没把林四丫往重生那方面想。

而林四丫也不知道她已经引起了别人的怀疑,心里琢磨着如何跟知青们还有牛棚的几位老教授打好关系。

知青点倒是可以常去,毕竟有她小姑这份关系在,那牛棚呢…

林四丫不知道如何接近那几位老教授,因为想的太入神,到家了也没听到林安家在喊她,后对上林娇娇那若有所思的眼神,林四丫打了个激灵。

总感觉自己有啥被看穿了一样。

然而林娇娇很快移开目光,没再注意她,林四丫这才松了口气,肯定是她想多了,重生的就她一个人,而这个秘密她谁也没告诉,小姑就算觉得她奇怪,也猜不到她是重生回来的。

林安家救了人的事情,很快在宁水大队传了出去,老林家成了大队不少人羡慕的对象。

马大梅别提多得意了,走路都带风的,还跟人说了李明辉带了啥啥好东西给他们,把大队的那些个妇女给嫉妒坏了。

纷纷议论老林家到底走了啥狗屎运,先是那个不成器的林安北去了城里当了工人,接着就是一向存在感不高的林安家救了城里人,下次也不知道还有啥好事情发生在他们家。

然而这些人嫉妒归嫉妒,面上还是说好听的话的,这事儿一传出去,老林家几个儿媳妇的娘家当然也知道了这件事,平时都不咋来老林家的,这会儿一个个都带着家里人过来凑热闹了。

那阵仗就跟过年似的,马大梅高兴归高兴,但不代表她欢迎这些个上门来蹭吃蹭喝的亲家啊,更何况还都是拖家带口的,要是在他们家吃上一顿,不得把他们家给吃穷了?

这要是过年马大梅也就忍了,偏偏不是,等人一上门,马大梅赶紧一人一把瓜子,一把花生的把人给打发了,至于想留下来吃饭,没门。

要吃饭你们回去吃去,来他们家蹭饭算咋回事啊?他们家自个还不够吃呢。

马大梅这态度把杜春妮和唐红的娘家都给惊到了,背后跟自家闺女说马大梅的不是,“春妮啊,你这婆婆也太不是东西了,我这个做亲家的好不容易来一趟,饭都不留我们吃也就算了,就给点瓜子花生打发了?真当我们家是要饭的?”

杜春妮的弟媳也道:“是啊二姐,怎么说你也是老林家的长媳,你婆婆咋一点面子都不给你?她都这么对咱们家了,你咋一点反应都没有?”

杜春妮弟媳不说还好,一说杜老太心里也不舒服了,觉得杜春妮不知道向着娘家了,话都不帮他们说。

他们一走,闻洲就跟霍文柏还有耿怀民嘀咕上了。

“你们有没有觉得,林娇娇这侄女感觉怪怪的。”

至于哪里怪,闻洲又说不上来。

霍文柏想起什么,也说了句,“确实挺怪的。”

上次林安家救人那事儿,霍文柏总觉得林四丫好像提前知道,就跟预料好的一样。

但林四丫就是一个普通女孩子,怎么可能预料到这些。

霍文柏也就想不明白而已,压根没把林四丫往重生那方面想。

而林四丫也不知道她已经引起了别人的怀疑,心里琢磨着如何跟知青们还有牛棚的几位老教授打好关系。

知青点倒是可以常去,毕竟有她小姑这份关系在,那牛棚呢…

林四丫不知道如何接近那几位老教授,因为想的太入神,到家了也没听到林安家在喊她,后对上林娇娇那若有所思的眼神,林四丫打了个激灵。

总感觉自己有啥被看穿了一样。

然而林娇娇很快移开目光,没再注意她,林四丫这才松了口气,肯定是她想多了,重生的就她一个人,而这个秘密她谁也没告诉,小姑就算觉得她奇怪,也猜不到她是重生回来的。

林安家救了人的事情,很快在宁水大队传了出去,老林家成了大队不少人羡慕的对象。

马大梅别提多得意了,走路都带风的,还跟人说了李明辉带了啥啥好东西给他们,把大队的那些个妇女给嫉妒坏了。

纷纷议论老林家到底走了啥狗屎运,先是那个不成器的林安北去了城里当了工人,接着就是一向存在感不高的林安家救了城里人,下次也不知道还有啥好事情发生在他们家。

然而这些人嫉妒归嫉妒,面上还是说好听的话的,这事儿一传出去,老林家几个儿媳妇的娘家当然也知道了这件事,平时都不咋来老林家的,这会儿一个个都带着家里人过来凑热闹了。

那阵仗就跟过年似的,马大梅高兴归高兴,但不代表她欢迎这些个上门来蹭吃蹭喝的亲家啊,更何况还都是拖家带口的,要是在他们家吃上一顿,不得把他们家给吃穷了?

这要是过年马大梅也就忍了,偏偏不是,等人一上门,马大梅赶紧一人一把瓜子,一把花生的把人给打发了,至于想留下来吃饭,没门。

要吃饭你们回去吃去,来他们家蹭饭算咋回事啊?他们家自个还不够吃呢。

马大梅这态度把杜春妮和唐红的娘家都给惊到了,背后跟自家闺女说马大梅的不是,“春妮啊,你这婆婆也太不是东西了,我这个做亲家的好不容易来一趟,饭都不留我们吃也就算了,就给点瓜子花生打发了?真当我们家是要饭的?”

杜春妮的弟媳也道:“是啊二姐,怎么说你也是老林家的长媳,你婆婆咋一点面子都不给你?她都这么对咱们家了,你咋一点反应都没有?”

杜春妮弟媳不说还好,一说杜老太心里也不舒服了,觉得杜春妮不知道向着娘家了,话都不帮他们说。

他们一走,闻洲就跟霍文柏还有耿怀民嘀咕上了。

“你们有没有觉得,林娇娇这侄女感觉怪怪的。”

至于哪里怪,闻洲又说不上来。

霍文柏想起什么,也说了句,“确实挺怪的。”

上次林安家救人那事儿,霍文柏总觉得林四丫好像提前知道,就跟预料好的一样。

但林四丫就是一个普通女孩子,怎么可能预料到这些。

霍文柏也就想不明白而已,压根没把林四丫往重生那方面想。

而林四丫也不知道她已经引起了别人的怀疑,心里琢磨着如何跟知青们还有牛棚的几位老教授打好关系。

知青点倒是可以常去,毕竟有她小姑这份关系在,那牛棚呢…

林四丫不知道如何接近那几位老教授,因为想的太入神,到家了也没听到林安家在喊她,后对上林娇娇那若有所思的眼神,林四丫打了个激灵。

总感觉自己有啥被看穿了一样。

然而林娇娇很快移开目光,没再注意她,林四丫这才松了口气,肯定是她想多了,重生的就她一个人,而这个秘密她谁也没告诉,小姑就算觉得她奇怪,也猜不到她是重生回来的。

林安家救了人的事情,很快在宁水大队传了出去,老林家成了大队不少人羡慕的对象。

马大梅别提多得意了,走路都带风的,还跟人说了李明辉带了啥啥好东西给他们,把大队的那些个妇女给嫉妒坏了。

纷纷议论老林家到底走了啥狗屎运,先是那个不成器的林安北去了城里当了工人,接着就是一向存在感不高的林安家救了城里人,下次也不知道还有啥好事情发生在他们家。

然而这些人嫉妒归嫉妒,面上还是说好听的话的,这事儿一传出去,老林家几个儿媳妇的娘家当然也知道了这件事,平时都不咋来老林家的,这会儿一个个都带着家里人过来凑热闹了。

那阵仗就跟过年似的,马大梅高兴归高兴,但不代表她欢迎这些个上门来蹭吃蹭喝的亲家啊,更何况还都是拖家带口的,要是在他们家吃上一顿,不得把他们家给吃穷了?

这要是过年马大梅也就忍了,偏偏不是,等人一上门,马大梅赶紧一人一把瓜子,一把花生的把人给打发了,至于想留下来吃饭,没门。

要吃饭你们回去吃去,来他们家蹭饭算咋回事啊?他们家自个还不够吃呢。

马大梅这态度把杜春妮和唐红的娘家都给惊到了,背后跟自家闺女说马大梅的不是,“春妮啊,你这婆婆也太不是东西了,我这个做亲家的好不容易来一趟,饭都不留我们吃也就算了,就给点瓜子花生打发了?真当我们家是要饭的?”

杜春妮的弟媳也道:“是啊二姐,怎么说你也是老林家的长媳,你婆婆咋一点面子都不给你?她都这么对咱们家了,你咋一点反应都没有?”

杜春妮弟媳不说还好,一说杜老太心里也不舒服了,觉得杜春妮不知道向着娘家了,话都不帮他们说。

他们一走,闻洲就跟霍文柏还有耿怀民嘀咕上了。

“你们有没有觉得,林娇娇这侄女感觉怪怪的。”

至于哪里怪,闻洲又说不上来。

霍文柏想起什么,也说了句,“确实挺怪的。”

上次林安家救人那事儿,霍文柏总觉得林四丫好像提前知道,就跟预料好的一样。

但林四丫就是一个普通女孩子,怎么可能预料到这些。

霍文柏也就想不明白而已,压根没把林四丫往重生那方面想。

而林四丫也不知道她已经引起了别人的怀疑,心里琢磨着如何跟知青们还有牛棚的几位老教授打好关系。

知青点倒是可以常去,毕竟有她小姑这份关系在,那牛棚呢…

林四丫不知道如何接近那几位老教授,因为想的太入神,到家了也没听到林安家在喊她,后对上林娇娇那若有所思的眼神,林四丫打了个激灵。

总感觉自己有啥被看穿了一样。

然而林娇娇很快移开目光,没再注意她,林四丫这才松了口气,肯定是她想多了,重生的就她一个人,而这个秘密她谁也没告诉,小姑就算觉得她奇怪,也猜不到她是重生回来的。

林安家救了人的事情,很快在宁水大队传了出去,老林家成了大队不少人羡慕的对象。

马大梅别提多得意了,走路都带风的,还跟人说了李明辉带了啥啥好东西给他们,把大队的那些个妇女给嫉妒坏了。

纷纷议论老林家到底走了啥狗屎运,先是那个不成器的林安北去了城里当了工人,接着就是一向存在感不高的林安家救了城里人,下次也不知道还有啥好事情发生在他们家。

然而这些人嫉妒归嫉妒,面上还是说好听的话的,这事儿一传出去,老林家几个儿媳妇的娘家当然也知道了这件事,平时都不咋来老林家的,这会儿一个个都带着家里人过来凑热闹了。

那阵仗就跟过年似的,马大梅高兴归高兴,但不代表她欢迎这些个上门来蹭吃蹭喝的亲家啊,更何况还都是拖家带口的,要是在他们家吃上一顿,不得把他们家给吃穷了?

这要是过年马大梅也就忍了,偏偏不是,等人一上门,马大梅赶紧一人一把瓜子,一把花生的把人给打发了,至于想留下来吃饭,没门。

要吃饭你们回去吃去,来他们家蹭饭算咋回事啊?他们家自个还不够吃呢。

马大梅这态度把杜春妮和唐红的娘家都给惊到了,背后跟自家闺女说马大梅的不是,“春妮啊,你这婆婆也太不是东西了,我这个做亲家的好不容易来一趟,饭都不留我们吃也就算了,就给点瓜子花生打发了?真当我们家是要饭的?”

杜春妮的弟媳也道:“是啊二姐,怎么说你也是老林家的长媳,你婆婆咋一点面子都不给你?她都这么对咱们家了,你咋一点反应都没有?”

杜春妮弟媳不说还好,一说杜老太心里也不舒服了,觉得杜春妮不知道向着娘家了,话都不帮他们说。

他们一走,闻洲就跟霍文柏还有耿怀民嘀咕上了。

“你们有没有觉得,林娇娇这侄女感觉怪怪的。”

至于哪里怪,闻洲又说不上来。

霍文柏想起什么,也说了句,“确实挺怪的。”

上次林安家救人那事儿,霍文柏总觉得林四丫好像提前知道,就跟预料好的一样。

但林四丫就是一个普通女孩子,怎么可能预料到这些。

霍文柏也就想不明白而已,压根没把林四丫往重生那方面想。

而林四丫也不知道她已经引起了别人的怀疑,心里琢磨着如何跟知青们还有牛棚的几位老教授打好关系。

知青点倒是可以常去,毕竟有她小姑这份关系在,那牛棚呢…

林四丫不知道如何接近那几位老教授,因为想的太入神,到家了也没听到林安家在喊她,后对上林娇娇那若有所思的眼神,林四丫打了个激灵。

总感觉自己有啥被看穿了一样。

然而林娇娇很快移开目光,没再注意她,林四丫这才松了口气,肯定是她想多了,重生的就她一个人,而这个秘密她谁也没告诉,小姑就算觉得她奇怪,也猜不到她是重生回来的。

林安家救了人的事情,很快在宁水大队传了出去,老林家成了大队不少人羡慕的对象。

马大梅别提多得意了,走路都带风的,还跟人说了李明辉带了啥啥好东西给他们,把大队的那些个妇女给嫉妒坏了。

纷纷议论老林家到底走了啥狗屎运,先是那个不成器的林安北去了城里当了工人,接着就是一向存在感不高的林安家救了城里人,下次也不知道还有啥好事情发生在他们家。

然而这些人嫉妒归嫉妒,面上还是说好听的话的,这事儿一传出去,老林家几个儿媳妇的娘家当然也知道了这件事,平时都不咋来老林家的,这会儿一个个都带着家里人过来凑热闹了。

那阵仗就跟过年似的,马大梅高兴归高兴,但不代表她欢迎这些个上门来蹭吃蹭喝的亲家啊,更何况还都是拖家带口的,要是在他们家吃上一顿,不得把他们家给吃穷了?

这要是过年马大梅也就忍了,偏偏不是,等人一上门,马大梅赶紧一人一把瓜子,一把花生的把人给打发了,至于想留下来吃饭,没门。

要吃饭你们回去吃去,来他们家蹭饭算咋回事啊?他们家自个还不够吃呢。

马大梅这态度把杜春妮和唐红的娘家都给惊到了,背后跟自家闺女说马大梅的不是,“春妮啊,你这婆婆也太不是东西了,我这个做亲家的好不容易来一趟,饭都不留我们吃也就算了,就给点瓜子花生打发了?真当我们家是要饭的?”

杜春妮的弟媳也道:“是啊二姐,怎么说你也是老林家的长媳,你婆婆咋一点面子都不给你?她都这么对咱们家了,你咋一点反应都没有?”

杜春妮弟媳不说还好,一说杜老太心里也不舒服了,觉得杜春妮不知道向着娘家了,话都不帮他们说。

他们一走,闻洲就跟霍文柏还有耿怀民嘀咕上了。

“你们有没有觉得,林娇娇这侄女感觉怪怪的。”

至于哪里怪,闻洲又说不上来。

霍文柏想起什么,也说了句,“确实挺怪的。”

上次林安家救人那事儿,霍文柏总觉得林四丫好像提前知道,就跟预料好的一样。

但林四丫就是一个普通女孩子,怎么可能预料到这些。

霍文柏也就想不明白而已,压根没把林四丫往重生那方面想。

而林四丫也不知道她已经引起了别人的怀疑,心里琢磨着如何跟知青们还有牛棚的几位老教授打好关系。

知青点倒是可以常去,毕竟有她小姑这份关系在,那牛棚呢…

林四丫不知道如何接近那几位老教授,因为想的太入神,到家了也没听到林安家在喊她,后对上林娇娇那若有所思的眼神,林四丫打了个激灵。

总感觉自己有啥被看穿了一样。

然而林娇娇很快移开目光,没再注意她,林四丫这才松了口气,肯定是她想多了,重生的就她一个人,而这个秘密她谁也没告诉,小姑就算觉得她奇怪,也猜不到她是重生回来的。

林安家救了人的事情,很快在宁水大队传了出去,老林家成了大队不少人羡慕的对象。

马大梅别提多得意了,走路都带风的,还跟人说了李明辉带了啥啥好东西给他们,把大队的那些个妇女给嫉妒坏了。

纷纷议论老林家到底走了啥狗屎运,先是那个不成器的林安北去了城里当了工人,接着就是一向存在感不高的林安家救了城里人,下次也不知道还有啥好事情发生在他们家。

然而这些人嫉妒归嫉妒,面上还是说好听的话的,这事儿一传出去,老林家几个儿媳妇的娘家当然也知道了这件事,平时都不咋来老林家的,这会儿一个个都带着家里人过来凑热闹了。

那阵仗就跟过年似的,马大梅高兴归高兴,但不代表她欢迎这些个上门来蹭吃蹭喝的亲家啊,更何况还都是拖家带口的,要是在他们家吃上一顿,不得把他们家给吃穷了?

这要是过年马大梅也就忍了,偏偏不是,等人一上门,马大梅赶紧一人一把瓜子,一把花生的把人给打发了,至于想留下来吃饭,没门。

要吃饭你们回去吃去,来他们家蹭饭算咋回事啊?他们家自个还不够吃呢。

马大梅这态度把杜春妮和唐红的娘家都给惊到了,背后跟自家闺女说马大梅的不是,“春妮啊,你这婆婆也太不是东西了,我这个做亲家的好不容易来一趟,饭都不留我们吃也就算了,就给点瓜子花生打发了?真当我们家是要饭的?”

杜春妮的弟媳也道:“是啊二姐,怎么说你也是老林家的长媳,你婆婆咋一点面子都不给你?她都这么对咱们家了,你咋一点反应都没有?”

杜春妮弟媳不说还好,一说杜老太心里也不舒服了,觉得杜春妮不知道向着娘家了,话都不帮他们说。

他们一走,闻洲就跟霍文柏还有耿怀民嘀咕上了。

“你们有没有觉得,林娇娇这侄女感觉怪怪的。”

至于哪里怪,闻洲又说不上来。

霍文柏想起什么,也说了句,“确实挺怪的。”

上次林安家救人那事儿,霍文柏总觉得林四丫好像提前知道,就跟预料好的一样。

但林四丫就是一个普通女孩子,怎么可能预料到这些。

霍文柏也就想不明白而已,压根没把林四丫往重生那方面想。

而林四丫也不知道她已经引起了别人的怀疑,心里琢磨着如何跟知青们还有牛棚的几位老教授打好关系。

知青点倒是可以常去,毕竟有她小姑这份关系在,那牛棚呢…

林四丫不知道如何接近那几位老教授,因为想的太入神,到家了也没听到林安家在喊她,后对上林娇娇那若有所思的眼神,林四丫打了个激灵。

总感觉自己有啥被看穿了一样。

然而林娇娇很快移开目光,没再注意她,林四丫这才松了口气,肯定是她想多了,重生的就她一个人,而这个秘密她谁也没告诉,小姑就算觉得她奇怪,也猜不到她是重生回来的。

林安家救了人的事情,很快在宁水大队传了出去,老林家成了大队不少人羡慕的对象。

马大梅别提多得意了,走路都带风的,还跟人说了李明辉带了啥啥好东西给他们,把大队的那些个妇女给嫉妒坏了。

纷纷议论老林家到底走了啥狗屎运,先是那个不成器的林安北去了城里当了工人,接着就是一向存在感不高的林安家救了城里人,下次也不知道还有啥好事情发生在他们家。

然而这些人嫉妒归嫉妒,面上还是说好听的话的,这事儿一传出去,老林家几个儿媳妇的娘家当然也知道了这件事,平时都不咋来老林家的,这会儿一个个都带着家里人过来凑热闹了。

那阵仗就跟过年似的,马大梅高兴归高兴,但不代表她欢迎这些个上门来蹭吃蹭喝的亲家啊,更何况还都是拖家带口的,要是在他们家吃上一顿,不得把他们家给吃穷了?

这要是过年马大梅也就忍了,偏偏不是,等人一上门,马大梅赶紧一人一把瓜子,一把花生的把人给打发了,至于想留下来吃饭,没门。

要吃饭你们回去吃去,来他们家蹭饭算咋回事啊?他们家自个还不够吃呢。

马大梅这态度把杜春妮和唐红的娘家都给惊到了,背后跟自家闺女说马大梅的不是,“春妮啊,你这婆婆也太不是东西了,我这个做亲家的好不容易来一趟,饭都不留我们吃也就算了,就给点瓜子花生打发了?真当我们家是要饭的?”

杜春妮的弟媳也道:“是啊二姐,怎么说你也是老林家的长媳,你婆婆咋一点面子都不给你?她都这么对咱们家了,你咋一点反应都没有?”

杜春妮弟媳不说还好,一说杜老太心里也不舒服了,觉得杜春妮不知道向着娘家了,话都不帮他们说。

他们一走,闻洲就跟霍文柏还有耿怀民嘀咕上了。

“你们有没有觉得,林娇娇这侄女感觉怪怪的。”

至于哪里怪,闻洲又说不上来。

霍文柏想起什么,也说了句,“确实挺怪的。”

上次林安家救人那事儿,霍文柏总觉得林四丫好像提前知道,就跟预料好的一样。

但林四丫就是一个普通女孩子,怎么可能预料到这些。

霍文柏也就想不明白而已,压根没把林四丫往重生那方面想。

而林四丫也不知道她已经引起了别人的怀疑,心里琢磨着如何跟知青们还有牛棚的几位老教授打好关系。

知青点倒是可以常去,毕竟有她小姑这份关系在,那牛棚呢…

林四丫不知道如何接近那几位老教授,因为想的太入神,到家了也没听到林安家在喊她,后对上林娇娇那若有所思的眼神,林四丫打了个激灵。

总感觉自己有啥被看穿了一样。

然而林娇娇很快移开目光,没再注意她,林四丫这才松了口气,肯定是她想多了,重生的就她一个人,而这个秘密她谁也没告诉,小姑就算觉得她奇怪,也猜不到她是重生回来的。

林安家救了人的事情,很快在宁水大队传了出去,老林家成了大队不少人羡慕的对象。

马大梅别提多得意了,走路都带风的,还跟人说了李明辉带了啥啥好东西给他们,把大队的那些个妇女给嫉妒坏了。

纷纷议论老林家到底走了啥狗屎运,先是那个不成器的林安北去了城里当了工人,接着就是一向存在感不高的林安家救了城里人,下次也不知道还有啥好事情发生在他们家。

然而这些人嫉妒归嫉妒,面上还是说好听的话的,这事儿一传出去,老林家几个儿媳妇的娘家当然也知道了这件事,平时都不咋来老林家的,这会儿一个个都带着家里人过来凑热闹了。

那阵仗就跟过年似的,马大梅高兴归高兴,但不代表她欢迎这些个上门来蹭吃蹭喝的亲家啊,更何况还都是拖家带口的,要是在他们家吃上一顿,不得把他们家给吃穷了?

这要是过年马大梅也就忍了,偏偏不是,等人一上门,马大梅赶紧一人一把瓜子,一把花生的把人给打发了,至于想留下来吃饭,没门。

要吃饭你们回去吃去,来他们家蹭饭算咋回事啊?他们家自个还不够吃呢。

马大梅这态度把杜春妮和唐红的娘家都给惊到了,背后跟自家闺女说马大梅的不是,“春妮啊,你这婆婆也太不是东西了,我这个做亲家的好不容易来一趟,饭都不留我们吃也就算了,就给点瓜子花生打发了?真当我们家是要饭的?”

杜春妮的弟媳也道:“是啊二姐,怎么说你也是老林家的长媳,你婆婆咋一点面子都不给你?她都这么对咱们家了,你咋一点反应都没有?”

杜春妮弟媳不说还好,一说杜老太心里也不舒服了,觉得杜春妮不知道向着娘家了,话都不帮他们说。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