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 .】,精彩免费!

泰森被黄少宏给吓到了:“布鲁斯,不会要去打黑拳赚钱吧?那玩意赚不了多少钱危险性还大。”

他揽住黄少宏肩膀,语气郑重的道:

“听我的,等成为了像我当年一样的拳王,出场费几千万美刀也不是问题,随随便便接个代言也有大把钞票入账,不要考虑那些危险的事情!”

黄少宏甩开泰森的手臂,抖了抖手里三十万美刀的现金支票:

“拜托,我是想赌拳赚钱而已,谁说要亲自下场了!”

泰森这才释然,不过还是劝道:“黑拳水太深了,我没有破产的时候也经常赌,还是VIP坐最前排的那种,可总是输多赢少……”

“知道咱们练拳的,对于拳手的状态实力,从形体和外表上就能有个清晰的判断!”

“但黑拳不一样,里面可操纵的空间太大了,输赢往往是可以操控的,有时候我在很看好的拳手身上下了重注,可比赛结果往往就是与之相反!”

黄少宏不以为意的笑道:

“放心吧,我有必赢的把握,要想一起发财就跟着我下注,要不想玩就带我进去看看好了,反正这三十万美刀也不多,若是输了我就再也不去好了!”

泰森性格也是大咧咧的人,听黄少宏说的也有道理,想了想也就点头答应下来。

绝色美女闺房私照_宅男的福气

不过地下黑拳要到晚上八点开场,再这之前,泰森提议先解决两人晚饭的问题。

有了钱当然要奢侈一下,黄少宏甩着那张支票告诉泰森今天自己请客,让他尽管挑好的餐厅不用客气。

泰森当即在中央公园附近的Jean-Gees米其林三星餐厅找到了两个位置。

Jean-Gees是以传统顶级法式料理和一位难求而出名的法式餐厅,这家餐厅也受到好莱坞明星的追捧,丹泽尔·华盛顿、汤姆·克鲁斯都是这家餐厅的常客。

《欲望都市》中女强人莎蔓珊说:“要证明一个男人身价的方法,就是要看他到Jean-Gees吃饭需不需要预定。”

显然泰森的身价和地位,足够让两人不需要预定而直接用餐了,虽然他破产了,但他依然是迈克·泰森!

两个人要了全套的法式大餐,开了两瓶波尔多红酒,等结账的时候,黄少宏直接对泰森说道:

“迈克,去结账吧!”

泰森一脸懵逼:“布鲁斯是不是记错了什么,不是说请客吗?”

“我请客,结账,这有什么冲突吗?”

“……”

泰森就没想过还有这种操作,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看他那表情肯定是在想‘欺负老实人没有好下场’之类的话。

黄少宏哈哈大笑:“难道要我用三十万的支票买单吗?回头赌钱赢了还就是,看那小气的样子!”

泰森结了账,但他心里可不认为黄少宏会赢。

他想着黄少宏日后进入拳坛,先带他看看地下黑拳,看看那些人为钱挣命的场景也好,让他提前懂得珍惜,不要和自己一样搞的一团糟。

两人从餐厅出来,看时间差不多了,便驱车前往地下黑拳的赌场。

黑拳这种东西在全世界哪个国家都有,但要说最为盛行的,还要数世界金融中心‘纽约’了!

纽约有黑帮大佬,有政商名流,有华尔街的巨头,还有娱乐圈和体育界的明星,最多的是那些朝九晚五,收入不差的白领。

他们虽然在人前风光,却也有着各种各样的压力,他们需要一个途径来释放这种压力,而紧张、刺激,可以让人肾上腺素飙升的地下黑拳与地下赛车无疑成为了他们最好的选择之一。

泰森在车上告诉黄少宏,在纽约地下黑拳的场地有很多,有的是普通大众都可以光顾的存在,一般设在郊区的废弃工厂或者仓库里。

还有一些则是那些成功人士专属的娱乐场所,这些黑拳赌场,就设立在繁华的市中心。

泰森带黄少宏去的拳场是在曼哈顿城区一栋超级购物中心的地下三层。

要进入地下三层需要乘坐电梯进入地下二层的停车场,然后通过VIP卡进行身份识别最后进入专属电梯。

当电梯门打开的时候,黄少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他想来打黑拳的场地应该和拳击场没什么不同,四周是观众席,中间是擂台,顶天在弄个铁笼什么的。

结果他发现完全不是那样,眼前的场景已经超乎了自己的想想。

在这地下三层的空间里,被打造的如同古罗马的角斗场一样,不同的是融入了现代化的元素。

两人一出电梯立刻有侍者上前接待,黄少宏事先问过泰森规矩,拿出自己那张三十万的支票交给侍者,用其中的十万办了一张VIP卡,绑定自己这个身份的银行账户。

再将剩余的二十万转到账户里,留着下注。

这里和大多数赌场一样,处理起这些业务来,比去银行还要方便。

办好卡之后,两人被侍者引领到VIP区域,泰森直接挑选了第一排的位置,这里每个人身前都有一个独立的液晶显示屏,可以通过触屏来查看今晚出场选手的信息。

同时也可以通过这个屏幕进行投注,甚至订餐!

此时周围已经坐了不少人,两人刚一走过来就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做为纽约长大的名人,泰森在这里的知名度毋庸置疑,虽然现在负面新闻缠身,还有破产的传闻,但依然有很多人主动热情的和他打招呼。

“嘿,迈克,今天怎么有空来这里!”

黄少宏刚坐下,就听见一个好听的女声从泰森身边传来,原来就在拳王身边相邻的位置上,已经坐着一位成熟美艳的女士了。

“嗨,斯嘉丽,也在啊,最近没有拍戏吗?”

泰森笑着和那位女士打招呼,同时介绍道:“这是我的朋友布鲁斯,我陪他出来玩玩!”

他转头要和黄少宏介绍对方,后者直接探手过去:“好斯嘉丽,我是的影迷!”

黄少宏嘴里这么说,心里却想到,何止影迷那么简单啊!

原来这个斯嘉丽就是好莱坞女星斯嘉丽·约翰逊,黄少宏和她倒是不熟,但和斯嘉丽扮演的寡姐那可是熟的不能再熟,都熟透了。

只是寡姐也好,还是用寡姐克隆体的娜塔莎也好,都是十几岁的年纪,完全没有眼前斯嘉丽那种风情万种的韵味。

斯嘉丽礼貌的与黄少宏握了握手,笑着说了声‘好’。

谁料到黄少宏直接拉住人家的手不放了,还示意泰森换位置,自己直接坐在了斯嘉丽的身边。

斯嘉丽和泰森同时翻了翻白眼。

黄少宏就像没注意到对方的表情似的,笑着问道:“美女也喜欢赌拳吗?有什么好的推荐没有!”

斯嘉丽使劲将自己的手从对方的大手中挣脱出来,然后又好气又好笑的说道:“这位布鲁斯先生,您身边就坐着位拳王,您问我恐怕是问错人了吧!”

黄少宏也不尴尬,呵呵一笑道:“原来不懂啊,那一会跟着我买吧,保准让赚钱!”

斯嘉丽无语的翻了翻眼皮,用手指轻触身前的屏幕,不再理会这货了。

黄少宏嘴角一扬,转头朝泰森低声问道:“她有男朋友了吗?”

泰森摇摇头:“听说她现在是空窗期,不过现在还没什么名气,我不好看能泡到她!”

黄少宏呵呵一笑:“等着瞧吧!”

他说完也用身前的屏幕查看其今天拳手的信息来。

不一会周围已经坐满了人,场地中也开始有各种文艺表演。

等到晚八点拳赛准时开场,在主持人活跃气氛的发言之后,宣布今天第一场由前法国特种部队成员,绰号‘杀人狂魔’的阿德里安,对阵俄罗斯桑博高手,绰号‘东欧棕熊’的马克西姆。

VIP座位前的屏幕上,自动弹出两位拳手的信息和赔率,以及下注选项。

黄少宏看着‘阿德里安’的赔率是1.3,其战绩是18胜5负,‘马克西姆’的赔率是3,其战绩是22胜10负。

这也就是说买‘阿德里安’获胜的,如果中了,一万赔一万三,买‘马克西姆’获胜的买一万赔三万。

黄少宏直接把自己剩下那二十万全都下注在‘马克西姆’身上,一旁的泰森自己没打算玩,一直留意着他,见他下注,不由得着急道:

“布鲁斯,在搞什么啊,看那个‘马克西姆’实力太过一般,打的那些比赛对阵的都是没什么名气的选手,他赢得机率太小了!”

黄少宏拍了拍泰森,笑道:“迈克,我知道现在缺钱,现在我给一个发财的机会,信我的就跟我下注好了,保证小赚一笔!”

他说完就转头朝斯嘉丽道:“美女,信我的买这个‘马克西姆’!”

斯嘉丽朝黄少宏这边的屏幕上扫了一眼,然后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但神情已经冷淡了许多,她已经听到了泰森的分析,拳王都不看好的让我买?

斯嘉丽觉得旁边这货虽然长的不错,但貌似脑子有些毛病。

黄少宏见斯嘉丽不理自己,也不着恼,只是笑道:“的偏见让丢掉了这个赚钱的机会!”

“那就拭目以待吧!”

斯嘉丽明显不耐烦起来,在‘阿德里安’身上下了两万美刀,然后就通过显示屏点了一瓶香槟,等侍者送来后,她便自己喝了起来,等待比赛开始。

黄少宏没话找话道:“斯嘉丽,我真是的影迷,那部《V字特工队》简直太酷了!”

斯嘉丽白了黄少宏一眼,冷道:“那是娜塔莎·波特曼拍的!”

泰森在一旁笑抽了,见斯嘉丽和黄少宏看来,连忙向前者道歉:

“对不起斯嘉丽,我这朋友没见过什么明星,不过放心他已经把所有钱压了马克西姆,一会比赛结束他就没钱玩下去了,我会带他离开的!”

黄少宏看了这货一眼:“不和我买就等着哭吧!”

‘铛’

十分钟投注时间过去,钟声敲响,第一场比赛开始,周围的观众瞬间疯狂起来,大声喊着自己下注拳手的名字,让其快点干掉对方。

绰号‘杀人狂魔’的‘阿德里安’,果然人如其名,一上来就表现出强大的攻击欲望,铁腿连连横扫,踢在‘马克西姆’的大腿上,将其踢的连连后退。

‘阿德里安’的重腿很重,接连几腿下去‘马克西姆’已经站立不稳了。

泰森摇头对黄少宏和斯嘉丽道:“这场比赛没什么悬念,应该就是‘阿德里安’胜了!”

黄少宏摇头反驳道:“不见得,我认为马克西姆马上就能转败为胜,KO那个杀人狂魔!”

“哼,嘴硬!”

娜塔莎现在觉得黄少宏死鸭子嘴硬,明明下错了注,还没有承认的勇气,心里越发讨厌这个人了。

这个时候马克西姆被阿德里安一拳打在脸上,左眼立刻肿的老高,身体摇晃已经站都站不住了。

就在这时,黄少宏忽然站起身大声喊道:“马克西姆必胜!”

他喊话的同时,和那些挥舞手臂的人一样,舞动着自己的手臂,食指一阳指无声无息点出。

指力划过十几米的距离正中‘阿德里安’的菊花。

‘杀人狂魔’打的正爽呢,猛然菊花一紧,两腿不自觉的就夹紧绷直了,上半身出拳的动作也僵硬起来,让‘东欧棕熊’抓住机会一顿炮拳轰在脸上,顿时满脸桃花开倒在了台上。

黄少宏心中狂汗,一阳指属于徒手技能,不享受‘远程武器专精’的BUFF。

这离着十几米,对方还在不断移动,本来他是要用一阳指,点其下肢穴道,影响其移动速度,没想到竟然差之毫厘谬之千里了。

当然效果还是不错的,至少目的达到了。

“耶!”黄少宏为了掩饰尴尬,振臂狂呼起来,二十万的三倍就是六十万,六十万美刀啊!

斯嘉丽和泰森都有些震惊,不知道他是走狗屎运还是真看得准。

第二场比赛十分钟投注时间过后就会准时开始,黄少宏扫了一眼拳手资料,然后就直接将六十万美刀,押在赔率高的选手身上。

押完之后转头朝泰森和斯嘉丽劝道:“刚才给们发财机会了,们不珍惜,现在跟着我压,包赚!”

两人这回都跟着黄少宏下了点,就算输了这点钱他们也不心疼。

谁知道黄少宏又押中了,这次资金翻了一倍,六十万变一百二十万。

泰森和斯嘉丽也都跟着欢呼起来。

几次之后黄少宏的资金滚到了六百朵万,斯嘉丽和泰森也每人赚了三百多万美刀。

斯嘉丽虽然有钱,但赌博可从来没赢过这么多钱,激动的抱着黄少宏就亲了一口。

黄少宏登时就急眼了:“敢咬我?那我得咬回来!”他说完一把拉过斯嘉丽就咬了起来,报仇要趁早啊!

泰森从赚钱的喜悦中冷静下来,等两人撕咬完之后,阻止了黄少宏继续下注,说他们三个加起来已经赚了一千多万美刀了,继续赢下去怕会出事,还是别赌了。

黄少宏没有找麻烦的想法自然欣然同意,三人离开的时候,他的手已经揽在了斯嘉丽的腰上,后者虽然轻微挣扎了一下,但他手和铁箍似的,对方也就随他了。

赚到的钱赌场自动转到了几人账上,泰森有了这三百万,经济上缓解了不少,喜笑颜开的要请客吃大餐。

黄少宏搂着斯嘉丽,转头问道:“迈克,现在这个时间有地下赛车吗?”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