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我叫伊莉雅,

我终于掉马了。

15:30:00

突如其来的根源气息,让冬木市几乎所有魔术师都把目光投向了柳洞寺,其中尤以在附近设置遮蔽普通人感观的圣堂教会代行者们为甚。

虽然已经被告知那圣杯只是魔术师们制造的伪物,对教会而言没有任何价值,但并不能压下他们对于其“能够打通根源”的好奇,如果那些魔术师真的打开了通向根源的通道,他们是否也能因此分一杯羹?

这些魔术师心中出现这种“愿望”的同时,便已经被大圣杯“登记在案”,而此时当他们直接目击到大圣杯的本体后,心神便立即为之所夺。

——由于参战者忙于交战、自顾不暇、同归于尽,通向根源的道路被自己趁机闯入,凭借干涉万物的能力将自己、家人、势力变得非常强大,然后对竞争对手、傲慢上司、生死大敌等人展开报复行动。

无论这些幻象有多么不合理,他们都会自行填补其中的漏洞并快乐地继续做梦,除非有人施救或者心智坚毅者能自行脱出,否则他们只会一直呆傻下去——直到将自己饿死。

雨生龙之介就发现了其中一人,坐在冬木大桥车站的休息处呆呆地仰望天空,甚至还吸引了众多不明所以的行人一起望天,一度引起了交通堵塞。

自然,那些普通人是什么也看不到的。

虽然龙之介并没有回头,但却感觉到那股熟悉的死之漩涡再次出现了,并且正在试图包裹住另外一股充满戾气的“东西”,所以,Caster其实是因为没有太大的把握瞬间收拾掉那东西才刻意叮嘱他不要去看的。

但同理可证,只要感知上那“东西”被控制住,自己就可以回头看了。

长发美女蕾丝白裙丁香花下玩耍嬉戏写真图片

雨生龙之介在冬木大桥的上桥口停下脚步,开始默默等待。

15:29:33

柳洞寺发生了什么,没有谁会比看着Saber·Lily挥出那一剑的爱丽丝菲尔更清楚。

少女骑士的“X”状剑光与柳洞寺内发出的另一道剑光相撞后,直直飞上了天空,将“天空”斩出了两道交错的巨大“伤口”——虽然那“天空”好像有点低。

紧接着,那“伤口”开始如决堤般向外涌出漆黑的“洪水”。

这些“洪水”并没有四散而去,它们部集中在落点正下方,互相组合成型,并在最后一滴“水”落下后同时凝结,形成了一座足有数十米高的巨大黑色圆桶状容器,将整个柳洞寺都笼罩了起来。

“这不可能……”她喃喃自语。

或许别人不知道那是什么,但作为圣杯之器、可以和历代冬之圣女复制人残留意志交流的爱丽丝菲尔很清楚,那东西正是大圣杯,无论是召唤英灵还是吸收灵魂实现愿望,都是通过它进行的,它无论如何也不该是现在这个样子。

大圣杯被固定在正下方被称为“龙洞”的大空洞中,由于它历年积累的魔力太多,即使是强大的魔术师也不敢贸然接近确认状况,更不可能有人知道它为什么会以这种奇怪的方式出现在地表。

或许Saber·Lily知道原因?

爱丽丝菲尔回过头,却看到Saber·Lily身正在逐渐泛起金光,通过魔术回路的联系也逐渐变得微弱——她正在从现世消失。

“阿尔托莉雅……”爱丽丝菲尔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Saber·Lily并非是死后因为生前功绩而成为英灵的,她甚至正在修行的旅途上,对于她来说,这里的经历只是一次比较有趣的冒险吧,而且还看到了自己的另一个未来,这对她的成长会造成不可估量的影响。

“爱丽丝菲尔,很抱歉我要先走一步,不过我们应该把所有敌人都一网打尽了,”身上金光越发密集的白裙少女说着:“就提前祝你和你的丈夫获得胜利啦~”

等——爱丽丝菲尔伸手想阻止,但面前的少女已经完消失,一股构成她身体的魔力腾空而起飞向大圣杯——然后在半路拐了个弯,和另一股从海之家方向的魔力汇合后一起飞向柳洞寺外围的另一侧。

那个是Saber·Alter吧,但为什么会对近在咫尺的大圣杯以及自己视而不见?那个位置的话,应该是切嗣、舞弥和……伊莉雅?!

爱丽丝菲尔惊觉自己忽视了什么,由于未来的女儿安然无恙地出现在自己面前,并透露出她获得了圣杯战争胜利,来此只是为了拯救未来……但她自己呢?

花费了数道令咒,有些时候甚至不惜受伤都要救援切嗣,她又怎么可能会忽视必然作为“圣杯之器”消失的自己?

切嗣要获取圣杯拯救世界,但在那之前爱丽丝菲尔就会因为变成圣杯而牺牲,关于这个无解的问题,爱丽丝菲尔早已和切嗣达成共识,她愿意为了他的理想而牺牲自己——但伊莉雅绝对不会赞同的!

她无法改变“父母”的想法,只好从源头上扰乱这一点——自己成为圣杯之器。

“不,那不是你该背负的东西……”爱丽丝菲尔低声说着,推动林好的轮椅飞快地朝那个方向赶去。

15:24:50

庞大的黑色大圣杯从地面升起,摧毁了整座柳洞寺,正在里面战斗的远坂和肯尼斯阵营生死未卜,Saber·Alter和Saber·Lily退场,这场圣杯战争的胜利就要到手,整个世界即将被拯救。

与那些东西相比,自称“冬之圣女”的Caster在自己面前忽然变成一只精美华丽,需要双手才能捧起的黄金之杯这件事显然更加重要。

“Caster?”即使是一贯冷静的卫宫切嗣,此时的声调也有些控制不住的颤抖,他似乎想到了某个猜测,但这个猜测在成型之前就被自己打散,不,不可能,没有那种道理,切嗣试图说服自己。

“哦!见鬼!”黄金之杯发出了Caster不知道在向谁抱怨的声音:“你们退场得要不要这么整齐?”

“哼……这真是个奇妙的体验……”在切嗣、舞弥和艾米尔的注视下,黄金之杯漂浮了起来,开始向外散发出强烈的白光。

下个瞬间,仍然一身天之礼服的少女Caster便重新出现在他们面前。

“Caster,你这是?”切嗣皱起眉。

少女原本赤红的礼装在变成杯子再变回来后已经化为了完的漆黑,只有胸前那排空洞上的五颗红宝石仍然鲜红夺目。

“掩耳盗铃的本事不错啊,”Caster斜眼看向切嗣:“很明显那个圣杯有问题吧。”

“我问的是你,”切嗣似乎一时想不到该怎么问:“你为什么会代替爱丽成为圣杯之器?”

“你在说什么笑话,”Caster扬了扬下巴:“自冬之圣女之后,每届人造人都是圣杯之器后补,不然如果从第三次战争之后才开始进行研究的话,区区六十年就能达成那么好的效果?”

听起来似乎很有道理……

原本切嗣的怀疑几乎就要被Caster打消,但匆匆赶来后抓住Caster的手臂不停喊着“伊莉雅”的爱丽丝菲尔令她的努力完白费。

说起来,一直以来各种蛛丝马迹都有所透露,但他从没有往那方面想。

其实一开始伊莉雅就已经露出了破绽,如果真的是冬之圣女,自我介绍后便应该等待切嗣自行领悟其中的含义,而不是立刻踢爆这个包袱,会那么直接,也有打算力误导切嗣的原因。

至于这段时间的相处,她通过林好塑造出一个厌恶魔术师杀手的形象,让人更加无从识破,尤其是爱丽明显知道这点,自己却没有发现,这就属于一起严重失误。

“我说要尽可能多的保存下魔术师的时候,您是没有把自己算进去?”Caster,不,伊莉雅在那边对爱丽丝菲尔解释,她由于收集到五个灵魂,身上的魔力波动已经掩盖不住了,不得不向“双亲”坦白自己的身份和目的。

“我和您不一样,妈妈,”伊莉雅拒绝把灵魂交出:“Servant只是英灵的化身,即使消失一个对本体也毫无影响,而且她阅读记忆时看到我救下了您一定会很开心的。”

“这……”切嗣很清楚地看出,爱丽丝菲尔只是情感上无法接受,但道理上已经被说服了。

“英雄王和征服王还没有消失,不过暂时也出不来,”伊莉雅指指自己又拍拍身旁艾米尔的脑袋:“等下我带她一起离开,你们别管那个黑漆漆的大圣杯,趁机许愿,不要理会它说什么,保证自己的愿望没有漏洞可钻就行。”

“e……together……”艾米尔仰着头说道。

“不行!”切嗣和爱丽丝菲尔异口同声,切嗣看了看妻子,示意她先说。

“你就这么离开的话,小好怎么办?”爱丽丝菲尔指指一旁轮椅上的C国女孩:“能提前出现一定能推迟离开吧,把人家安顿好了再走。”

“呃,她许愿背负世间所有不幸的话,会像我一样在原本的时空消失的,所以——唔。”伊莉雅说到一半忽然闭嘴,爱丽丝菲尔果然又露出了细眉低垂,脸色发白,就像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虽然对Servnt来说这不算什么,但按照战争来算的话,我们最终是倚靠女性和儿童的牺牲来获得的胜利,无法接受。”觉得场面有点乱,切嗣只好说出自己拒绝的理由。

“让我们继续战斗吧,”一旁轮椅上的林好抬起自己的右手说道:“如果Caster你不敌的话,我会用令咒将你带回来的,保证圣杯不会落入他人之手。”

“唔……”伊莉雅看着林好,似乎在思考什么,片刻后才回答:“好吧。”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