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 ,,

“爸,的意思是……”王卫国咽了口口水,为他父亲的话感到深深的恐惧。

若是不成,王家部人都要陪葬?这到底是什么办法?

王渊一脸的凝重,似乎陷入了沉思之中,良久,这才缓缓开口:“早年,我曾经帮助过一个落魄的大人物,后来那位大人物回到江州很快就再次发迹,并且也帮我王家坐上了江海四大家族的位置。”

“居然还有这种事情?”

王卫国兄弟二人皆是一脸的震惊,这段秘闻,就算是他们也不曾听说过。

王渊没有回答二人,而是继续沉声道:“帮助我王家坐上江海四大家族的位置,他的恩情已经报了,不过,如果我王家肯付出足够的代价,看在昔日的情分上,他应该会出手相助。”

“只怕……”

“怕什么?”王卫国赶紧咽了口口水问道。

现在可是王家生死存亡的关头,只要有办法能让王家继续存在下去,付出什么代价都在所不惜了。

“只怕这林君河,临死之前反咬我们一口。这年轻人,实在是不简单啊,我心里总有一种不安的感觉,感觉这林君河,他展露在我们面前的,还不是部。”王渊沉声道。

王家兄弟沉默了片刻,王卫国这才摇了摇头,开口道:“爸,是不是想多了,如果真是江州的大人物,捏死林君河,不过就如同捏死一只蚂蚁一般简单罢了。”

唯美蕾丝透纱少女清甜可人唯美写真

“怕就怕林君河,就是赢下了地下擂台赛的那林大师啊!”王渊突然一声长叹。

“就算他是林大师又如何?宗师如龙,那是何等高高在上的存在。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怎么可能会是宗师?”王卫国道。

一旁,王卫东也摇了摇头,道:“我看关于那什么林大师的传闻,多半也是夸大其词了。”

“他虽然能挡下子弹,但是那只是普通手枪罢了,内劲武者,同样可以做到这一步。”

“而且现在可是现代社会,他就算真是宗师又如何?我不信一把大口径的狙击步枪还杀不了他。”

王渊听两个儿子一番分析,沉默良久,这才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王渊一番说辞之后,电话那头,只传来了淡淡几字。

“二十亿。”

“好!”

“嘟嘟嘟……”

简单的几个字结束之后,电话就被挂断了,王渊则是长舒了一口气。

只要那位大人物答应出手保下自己,王家肯定是能够度过这次的危急关头了。

至于那二十亿,比起王家百亿基业来说实在是算不得什么。

……

江州,一处僻静的庄园内。

一个七旬老者坐于一片庭院之中,旁边是一大片的竹林,微风拂过,响起片片簌簌之声。

把手机放在了一片的石桌上,老者眯缝起了双眼,仰靠在了藤椅之上,微微晃荡起来,嘴中慢悠悠的发出声响。

“去把宗平叫来,有事情要让他去江海一趟。”

“是,老爷。”一片,一个身穿燕尾服的老管家微微点了点头。

他正要离开庭院,老者却又再次出声:“等等,让他在家中再找几名内劲大成的武者一同前往好了。”

听到这话,老管家不由得神色一动:“老爷,这次的事情很麻烦?”

“麻烦倒也算不上,江海最近出了个林大师,看如何?”老者问道。

老管家沉吟片刻,这才回答道:“据传,蒋如龙死在了他的手中,让他在江海的名声变得相当的显赫。”

“不过,蒋如龙终归只是年轻一辈中的强者,放眼整个江州,并排不上号。那林大师,跟我叶家相比,算不得什么。”

“虽说如此,但小心驶得万年船,去吧,把我的话吩咐下去。”老者说罢,便再次闭上了双眼。

“是……”

老管家恭敬的微微弯腰,马上就消失在了庭院之中。

……

从酒店之中出来,马彪等人的神色,多少都有些激动。

没想到,林君河居然厉害到这种地步,不仅赌术超神,赢了香江赌王。

而且就连子弹,都伤不得他分毫。

虽然在地下擂台赛的时候就有不知死活的家伙想要对林君河开枪,不过那时候他是用手指接下的子弹,远不及今日用额头直接硬撼子弹来的震撼。

只有赵无常一人若有所思,走了一会儿,这才一脸担忧的开口。

“林大师,杀了穆青峰,恐怕会惹下不小的麻烦。”

“麻烦?此话怎讲?”林君河淡淡开口,脸上并没有什么波动。

“那穆青峰的师傅,是传说中的香江赌神,那可是真正的大人物,在香江的人脉跟背景强悍无比……”

赵无常话还没说完,林君河就已经淡然开口:“但,这里是江海。”

赵无常顿时浑身一颤,摇头苦笑起来。

是啊,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

而林君河,不是地头蛇,而是人中之龙,真龙般的存在。

区区香江赌神,他何曾惧过。

“莫说这里是江海,就算是在香江又如何?杀了也就杀了,他要是不服,一并杀了就是,没什么麻烦的。”林君河淡淡道。

三人听到这话,顿时浑身都为之一颤,这等气魄,当真是举世无双啊!

几人准备开车送林君河回去,而这时候,宋道林急匆匆的从酒店之中赶了出来。

“林大师,请留步。”

“有事?”林君河止步,转身看了他一眼。

“林大师,上次多亏您出手,让我捡回一条命来,如此大恩,还没有当面谢过,实在是惭愧。”宋道林冲着林君河深深一鞠躬。

林君河则是淡淡点了点头,没什么太大的反应。

“林先生有所不知,那阴缺,是我此生最大的仇敌,他死于手,我当真是感激不尽!”

“以后若有需要用的到我的地方,林大师尽管开口便是。”

说着,宋道林似乎想起了什么,有些尴尬的道:“至于穆青峰师傅那边,我也会想办法去游说,尽力而为。”

林君河淡淡点了点头,便直接上车离去。

香江赌神,他从来没有怕过。

穆青峰既然有胆子对自己开枪,那他就必须要死,不管他背后背景如何。

如果他背后的人想要报仇,那就一并将其抹除掉就是了。宗师不可辱,自己一代仙尊,更不可辱!

Post Author: admin